单少危情,娇妻别跑 连载中

单少危情,娇妻别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狐狸 主角:焦雨晴单凌琛

《单少危情,娇妻别跑》焦雨晴单凌琛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第2章 还没玩够?

《单少危情,娇妻别跑》小说介绍

有网络作家小狐狸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单少危情,娇妻别跑》,小说焦雨晴单凌琛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一场算计,却闹的家破人亡。时隔多年,她没想还会遇上那个让她身心恐惧的男人。让她身心俱疲.........

《单少危情,娇妻别跑》小说试读

第2章还没玩够?

“乐乐妈妈吧?”李医生叹息一声:“抱歉啊,上一台手术病人已经用了,你只能等下一次了。”

焦雨晴瞳孔一缩,心底瞬间凉了半截,“不可能......不可能!你答应我的!你说我晚上之前凑到钱就给我的!”

“这......人家也是条命,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凑到,总不能干等着吧......”

焦雨晴全身发抖,指尖的血迹已经干了,眼泪和哭腔再也控制不住:“乐乐的命就不是命吗?你明知道她很可能活不过明天!我等着这个心脏资源等了一个月!我用了所有办法在筹钱,所有办法!现在钱筹到了,你告诉我心脏没了?!”

“人家给了两倍价格,医院这边也是公事公办......”

啪!

她一把将手机扔了,十指入发,将头埋入了膝间,紧紧闭上了眼。

钱......又是钱!

她想了所有可以想的办法,最后就差三万,才接下了今天这笔单子。单凌琛暴虐的名声在外,公司里无人敢和他对接,领导许下的奖金正好就是三万......但钱到手了,却错失了时间。

“乐乐......妈妈要怎么办?谁能救救我......救救我......”压抑的哭腔在洗手间的一角响起,带着无限的绝望和颤意,每一个字都染着彻骨的痛苦。

她脊背佝偻,耳边是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啪嗒一下,打在心尖。

哭声渐渐大了,理智也尽数崩塌。

某一瞬间,她听见了门锁的声音,身子突然一僵,所有的声响仿佛被空气中无形的手指掐断,空旷的洗手间里一片寂静。

焦雨晴转头,视线盯着洗手间的门缝,透过这条细长的缝,隐约可以窥见对面的门。

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瞳孔也缩了缩。

如果他肯出手......

她立刻起身,伸手在洗手台上接了水,匆匆抹了把脸,抬眼看向镜中。

镜中人的淡妆已经被尽数洗褪,衣扣半开,衬衫的边沿露出一条精致的锁骨,眉眼已然染上了雾气腾腾的水光。

呼吸骤然急促了几分,焦雨晴猛地抬腿,拉开门走了出去,再次抬手叩响了门。

“叩叩叩!”

咔。门开了。

墨色的瞳孔在头顶一闪,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怎么,还没玩够?”

“我有话说!”焦雨晴猛地抵住了门,伸手紧紧扯住了单凌琛的袖子,低声道:“求求你,听我说完这一句就好!”

单凌琛指尖微顿,斜眼朝着她的脸颊看去。

水柱顺着她巴掌大的脸往下滴落,正要沿着锁骨蜿蜒而下,将这素颜生生逼出了几分妖娆来,三分艳丽,就足够勾人。

他嗤笑一声,放开了手。

大门敞开,单凌琛触了触她的脸,眼底升腾的讥讽和嘲笑毫不掩饰,随即低头看向自己指尖上染的水珠。

“我希望你不要蠢到跟我玩湿身的戏码。”

“你的女儿!”焦雨晴紧紧抓着他的袖子不放,杏眼里一片恳切,“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已经用药拖了四年,如果再不作手术,恐怕活不过今晚......”

单凌琛抬眼。

四目隔空对上,笑意开始在墨色的瞳孔中蔓延。

“挺有趣,继续编。”他道。

“我不是编故事,也不是骗你!是真的!”

“哦?那你说说,我什么时候有的女儿?”单凌琛唇角微勾,视线沿着她的脸颊四处的扫荡,每过一处,都仿佛能留下滚烫的烙印。

“四年前。”她艰难开口。

“别告诉我你养了四年才找上门。”他再次嗤笑一声。

焦雨晴抿唇,苍白的脸颊上游离着青色的血管,指尖再次紧了紧,眼眶微红地盯着他,没有回答。

如果不是情况紧急,她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单凌琛。

那一夜是父亲将她送上了单家的床,她醒后无言辩解,也无心辩解,事情在整个江城闹得沸沸扬扬,单凌琛的母亲晕倒住院,醒来却下肢残疾,再便是单家疯狂的报复......焦家倒了,母亲跳楼,父亲出逃,她一夜间失去了所有,却有了孩子。

那种情况下,她要怎么去和单凌琛说怀孕的事?

一片死寂之中,单凌琛的笑意在唇角渐渐消失,眼底的冷意缓缓蔓延开来,认真看了她几秒。

“滚出去。”他吐出三个字,抬手关门。

“是真的,求求你相信我!你可以做亲子鉴定,什么都可以!”焦雨晴嗓音逐渐嘶哑,拼命压着门,但还是节节后退,“求求你!单凌琛!我发誓我没有骗你!”

砰!

木质的门上还带着暗纹,在眼前重重关上。

焦雨晴咬牙,扑在门上奋力拍着,“你不是有能耐吗?你可以查啊!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那是你女儿的命!”

回音在长廊里一遍遍响起,焦雨晴后退,满脸泪痕。

门内。

单凌琛陷在沙发中,耳边是一片哭音,闭上眼还能看见那双染着水雾的杏眼在眼前晃着。

女儿?简直疯了。

半晌,他修长的指节一伸,终究还是没抵过心里的烦躁,拿起了手机。

“查清楚焦雨晴女儿的资料,还有DNA比对。”

“是,单总。但是......要焦雨晴女儿和谁的?”电话那头恭敬的嗓音响起。

烟头亮了亮,红光在夜色中尤为刺眼。他拧着眉头,精致的下巴弧度在空中一扬,薄荷味混着嘶哑的腔调从鼻息中一同吐出。

“和我。”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