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许我一世独宠 连载中

殿下,许我一世独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沐诺铭 主角:南宫骏玥轩辕允初

《殿下,许我一世独宠》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南宫骏玥轩辕允初小说阅读

《殿下,许我一世独宠》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沐诺铭为大家带来的《殿下,许我一世独宠》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南宫骏玥轩辕允初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将门之女,他是世人皆知的傻太子,一纸婚书将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人绑在一起,是缘分还是阴谋?她不愿自己的一生赔在一个傻子身上,大婚之日毅然决然离家出走,在路上遇到了曾救过自己的意中人.........

《殿下,许我一世独宠》小说试读

第十二章成为笑柄

“是,少将军。”

他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小声嘀咕了句,“刚刚不是让我们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找到小姐的吗?这才一会儿功夫怎么就变卦了。”

什么叫少将军的心思你别猜,他无奈地招了招手收了队。

“小姐您没事吧?”

她不安地看了她一眼,等候发落。

果不其然,她吃痛地揉了揉小腿,白了她一眼,“你这不是多话吗,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像是没事吗?”

她一听吓得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一句就要受皮肉之苦。

她越想越发气道,“真是可恶,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本小姐摔在地上,还是在街上,让我丢尽脸面。”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对我呢,下次要让我再遇到,我定要让他好看。”

她看了一眼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翡翠,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这样吧,翡翠,你去弄清楚那人什么来历,敢这么对本小姐,我一定要让他长长记性。”

她回想了一下那人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说:“小姐,此人奴婢略有耳闻,他是镇国大将军家的少将军。”

“今日是南宫小姐与太子殿下的大婚之日,可不知为何,到现在也不见迎亲队伍。”

“我看少将军那匆匆忙忙地样子,像是在找什么人,众人皆知太子殿下天性痴傻,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我看南宫小姐八成是逃婚了。”

她一听,瞳孔放大,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她问道,“你说什么?逃婚了?”

她点头又摇头,“奴婢也是瞎猜的,现在大街上好多人都在议论此事,奴婢也是道听途说的。”

她眼珠一转,“不管是真是假,虽然我们两家不对付,不过本小姐倒是很佩服她的勇气,毕竟那可是皇上亲自赐的婚她都敢逃,真是勇气可嘉。”

虽然有点同情他,不过她只要一想到今日自己在街上发生的遭遇,就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

她白眼道,“不过一码归一码,她是她,他是他,敢把我摔在地上,这笔账我记下了。”

“反正如果南宫骏玥逃婚是真,他们一家必定难逃死罪,这次就先放他一马,你先下去吧。”

她抬头看了一眼她那幸灾乐祸的表情连忙退了下去。

听闻她受了伤的风清宇连忙赶来,心疼地看着她问道,“清颜,我听说你摔伤了,严不严重?哥哥去给你找个郎中瞧瞧吧。”

她摆摆手,“不用了,区区小伤而已,已无大碍,对了哥哥,爹回来了没,我有件事想找他求证一下。”

他目光躲闪,努力微笑着看着她,“刚回来,正和逸王在前厅议事。”

她回想了一下,喃喃道,“逸王?爹和他之间能有什么可谈的,我瞧瞧去。”

话音刚落她便不等他说什么,加快脚步前往正厅。

她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别是要给她指婚什么的吧。

见她那焦急地样子,他跟上她嘱咐道,“诶你慢点,你看你这还受着伤呢。”

她仿佛听不见他说话似的,像是脚下生风,走的更快了。

“逸王殿下,老臣前几日上朝就听闻皇上要给太子殿下赐婚。”

“这日子要是没错的话,今日就该是太子殿下大婚之日,可不知为何却迟迟不见迎亲队伍经过,殿下可知这是为何?”

到了正厅,果然见那什么逸王在和爹嘀嘀咕咕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隐隐约约听到什么迎亲什么的。

难道真如翡翠所言,南宫骏玥真逃婚了?

她不敢靠太近,索性就倚在门边,试探性地探了探头,又急忙地缩回来。

这逸王看起来是风流倜傥的,不过就是说不清哪里不对,反正就是横竖怎么看都看他不顺眼。

他想了想,邪魅一笑,“哦?丞相没提起此事本王倒差点忘了,今日我去皇兄寝宫想要祝福他一番却寻他未果,询问底下的侍卫们,他们说他好像是出宫了。”

他听完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什么,殿下是说太子出宫了?这怎么会?”

“老臣亲眼见他亲自选的妻子,此女还是镇国大将军之女,他如今这么做不就等于狠狠地删了南宫家一个耳光吗?”

他轻蔑地笑了一声,“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可能是因那未来的太子妃生得面容丑陋。”

“我那位皇兄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做的每件事都是出乎人意料的。”

“不过不管他怎么做,在世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智商连一个孩童都不如的傻子。”

话虽如此,可他仍是担忧,“可他出宫做什么,莫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看了他一眼,“你的担忧本王不是没有过,本来本王担心他既选了将军之女作为太子妃,势必是想拉拢南宫家的势力与我们作对。”

“可如今看来,他竟公然逃婚让南宫家沦为世人的笑柄,若是脑子没问题的人又怎会做到如此,他的智商根本就跟你我不在一个层次上。”

“丞相不必担心,他成不了大器,若非他的母上是皇后,父皇又怎会封他为太子。”

“你只管做好我吩咐的事情,不可忘了我们的大业,且让他再得意一段时间,过不了多久,我定要了他的太子之位,到时候你就是功臣之一。”

他看了一眼他那暴戾的神情,哆哆嗦嗦地说:“老臣明白,那位对于老臣有知遇之恩,是老臣的伯乐,老臣愿为那位鞠躬尽瘁。”

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识时务者为俊杰,本王相信丞相能站好队,他日本王若是成为了太子,少不了你的。”

他毕恭毕敬地点点头,“谢逸王殿下,老臣定当尽心尽力辅佐殿下。”

此时的她倚在门边听得都快睡着了,她伸手揉了揉眼睛,“说的什么听不清呀,什么逸王,说话跟蚊子咬的一样。”

她嫌弃地看了里面一眼,发现他们相谈甚欢。

糟了,看他们那表情,不会是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吧。

不行,得想个办法,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