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太子去种田 连载中

捡个太子去种田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明月松涧 主角:柳明珠周长风

小说《捡个太子去种田》柳明珠周长风全文免费阅读

《捡个太子去种田》小说介绍

由明月松涧倾心力著小说《捡个太子去种田》,主要围绕柳明珠周长风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柳明珠周长风的小说讲述了:穿越也就罢了,流落他乡也就罢了,更可气的是,还有一个时刻要抛弃自己的夫君!这让柳明珠如何不伤悲?!接二连三的麻烦,莫名其妙的追杀,柳明珠终于怒了!我种个田怎么了,还能不能让人过安生日子?!既然逼得人没法活,那就撸起袖子对着干好了,姐可是学过机械设计的!“内忧外患解决以后,回来和我种田!”“娘子,整个江山都是你的,愿意种啥就种啥!”...

《捡个太子去种田》小说试读

“父皇息怒,据儿臣所知,牛栏村里的血衣,的确是老三的,只是,我们到底是晚去了一步,等到儿臣带人赶到的时候,村子里无一人生还!”

“怎么可能?”

“村子遭遇了土匪,所以,儿臣才推测,三弟可能已经遇难!”

丞相将目光停留在太子的身上,很久都没有动。

“父皇,儿臣与老三手足情深,发生这样的事情,儿子也是夜不能寐,请父亲放心,儿子一定尽快取得其他的线索!”

仅凭太子的一番空口白话,皇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在皇上看来,这些都是托词,都是敷衍自己的!

“什么线索?长风咎由自取的线索吗!”

“请父皇息怒,儿臣并非这个意思!”

太子话音未落,皇上已把一盏茶掷在了他的面前!

茶水四溅,太子一愣,把皇上的心思也看了个明白透彻。

他的心里,真的只有老三!

巧妙的掩饰住心中的厌恶,太子恭敬的说:“父亲,儿子一定会继续找,一直找到老三为止!”皇上心中明白,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就是太子做的,可这件事情,和他脱不了干系!

皇上的目光里露出一丝凌厉,却改口说道:“你先回去吧,折腾好几天,你也累了!”

太子行礼告退,刚走出屋子,目光便渲染一层笑意。

事情果然如自己所料,父皇虽然伤心,可他毕竟年迈,不可能亲自追查老三的事情。

暮色西沉,周长风带着柳明珠悄悄潜入村子。

昔日的村庄,被一片大火烧的满目疮痍,空气中散发着焦臭味。

柳明珠有些缓不过神。

几个时辰以前,自己还在感慨,四面透风的屋子没法住,现在好了,连找个挡风的地方都成了奢侈。

“怎么办?什么都没有了!”

老天爷真会开玩笑,刚刚重获新生,就要无家可归?

柳明珠一脸颓废,茫然的望着面前这一切。

这时,周长风才发现,她好像一晌都没有骂人了。

从小长大的地方,成为这个模样,任谁的心中都不会好过。

“柳明珠,你想不想活命?”

“想。”

“那你跟着我走,你敢不敢?”

“反正都一无所有,到哪里都是一样,有什么不敢的?”

一直被柳明珠鄙视的男人,突然高大起来,这让柳明珠的心中也有了一丝安全感。

眼下已经是最糟糕的,再坏能坏到哪里!

虽然抬起腿来就能走,可眼下,还是有些问题要解决。

去拾柴火的时候,柳明珠还在想,得想办法补一下墙壁,总是漏风可不是办法。

现在好了,墙没有了,问题也解决了!

眼下最大的困难,就是周长风的身体状况。

受伤以后,自己看着他也没有吃过几顿饱饭,便有些担忧的问:“周长风,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看到周长风疑惑,柳明珠再次补充道:“我是说,万一有土匪追过来,你能跑得动吗?”

“没事,已经好个差不多了,我能照顾你!”

眼看村子一片废墟,周长风对眼前这个女人也产生了同情。

柳明珠却在想,这个人还可以,总算没有落井下石,倘若这个时候,他丢下自己离开,自己不也只能接受吗?

“那你想过没有,要去哪里?”

自己来这不到一天,加上原主的记忆,也只认识这个小山村,这样问一句,也很正常。

“去镇子上吧!”

“也好,人多的地方就有希望,只要我们坚持,定会涅磐重生!”

柳明珠为了给自己打气,随口一说,旁边的周长风却愣住了。

为了不让周长风起疑心,柳明珠咧着嘴笑了笑。

“镇上说书的先生说的,镜子破了,也能重圆,这盘子坏了,当然能够重生!”

柳明珠说话时,神情极其认真,一双眼睛眨了半天。

周长风只纠正了一句,“那叫破镜重圆!”

至于什么盘子重生,自己还是不要跟她解释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各自想着心事。

柳明珠在为以后的事情发愁,周长风却在想周长亭的事。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周长风的额头沁出了汗水,脸色也有些难看。

柳明珠快走几步,很自然的搀住他的胳膊,明显的感觉柳长风的身子僵了一下。

“我没事的!”

“干什么,我只是想扶住你,没有别的意思!”

柳明珠想不明白,既然周长风这样厌恶柳明珠,为什么还要继续留下来,身体好一点,直接跑掉不就行了吗?

上一辈子,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活了二十六年,想法自然是成熟的,现在挽着周长风的胳膊,柳明珠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在占他便宜一样。

周长风的表情,正好印证了她心里的想法。

“你别这样,好像我要要挟你,就算咱俩不是夫妻,你也不用这么担心,好歹我还是一个女的,该害怕的应该是我!”

看到周长风瞳孔放大,柳明珠真想把刚才说的话收回去。

也许,在周长风的心里,柳明珠根本就不是女人,而是一个母夜叉!

“你也不用感觉委屈,咱们先这么凑合着,就算你想甩开我,也得等你身上的伤好了,等我安定下来以后再说吧?”

不等周长风反应过来,柳明珠已经开始憧憬未来。

“我可以给人做短工,领一些洗衣服的活计,还是可以的,这样,也不耽误照顾你,对了,你会什么?你有什么拿手的本事吗?”

周长风摇头,冷薄的嘴唇又紧了紧。

柳明珠绞尽脑汁,将原主的亲戚捋了一遍,一对眼睛突然就笑成了月牙。

“我知道了,我们有地方可去,我有个舅舅,就住在镇子上,我们可以先到他家去住!”

周长风看了一眼柳明珠,又看看自己,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柳明珠的衣服,都已经洗得发白,补丁摞补丁,自己也是麻衣粗布,身体状况又是这样,只怕人家躲还来不及。

谁的日子都不好过,突然多了两张嘴,就算人家不说出来,自己也不好意思。

“你放心吧,咱们也不是长久住在他们家,只是应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