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 已完结

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蓝精灵 主角:洛锦欢司空琅烨

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洛锦欢司空琅烨 完整版在线阅读

《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小说介绍

《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由金牌网络作家蓝精灵精心编写,讲述了洛锦欢司空琅烨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该小说讲述了:一朝重生,斗渣男,撕白莲!血债血偿,师父为她受的一百零八刀,一刀都不会落下!...

《娇宠皇女:相爷太倾城》小说试读

他临去赴宴之前,特意嘱咐使臣,不论成功或是失败,在宴席结束之前,都必须回到秋园阁。

猛地推开门,未见使臣的身影,齐飞宇越发慌乱了,莫非是被人发现,抓了去?

要真是这样,司空琅烨怎会如此淡定?

齐飞宇不敢再妄自行动,他心神不宁的坐在椅子上,连茶水都喝不进去。

就这么干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忽的听见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他暗想不妙,刚要找机会逃跑,大门就被踹开来,原本就不怎么结实,这一踹更是让大门整个脱落,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几名侍卫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由分说直接架住了他的肩膀,作势要将他拖走。

“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大胆奴才,岂敢得罪本皇子?”齐飞宇在紧要关头,只得大声表明自己的身份。

“哼,别说是齐国的皇子,就算你是玉帝姥爷,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也只有死路一条!”侍卫冷哼了一声,全然没将他的话放在眼里。

齐飞宇就这么被拖了出去,一路拖到了朝廷之上,此时的朝廷众臣皆在,他被扔在了冰凉的地上,而他的面前,使臣早已被五花大绑,脸上更是鲜血淋漓。

看到这一幕,齐飞宇彻底慌了,他要是认罪了,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洛正荣难得严肃一次,但只要他板起脸来,就威严的不像话。

齐飞宇咽了口唾沫,突然问道:“王上,飞宇不明白。”

一旁的使臣瞪着染血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他,要不是嘴巴被麻绳缠着,他可有说不完的话。

“你不明白?这可是随你一块儿来的使臣,被朕的侍卫发现他的行径可疑,还在身上搜出一张尚未完成的兵阵图,没有你的指令,区区一个使臣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洛正荣龙颜大怒,大声逼问道。

“飞宇只知道,使臣昨晚高烧不退,今日清晨还未退烧,若是他真的做出了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那飞宇不过也是个傻愣子,被他蒙在了鼓里。”

此话一出,使臣奋力的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嘶吼,样貌十分的骇人。

洛锦欢和洛黎楠两兄妹站在司空琅烨的身后,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齐飞宇这是要让使臣一人承担所有的罪责,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也只有这样做,他才能有一线生机。

但是洛国的人,岂会这么好蒙骗?

所以齐飞宇有了另一个主意,那就是让使臣再也无法开口说话,这样一来,没有人能证明他的话是真是假,也就不会担心会被洛国斩杀。

“松开使臣身上的绳子。”司空琅烨一声令下,就有一名侍卫上前照办。

很快,使臣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他顾不得喘口气,就想拉齐飞宇一块儿下水。

“你给我记住了,我们的目的是兵阵图,即便牺牲了你一个,我也得继续完成。”齐飞宇冷不丁的说道,特意压低了声音,生怕其他人听见。

使臣闻言,眼神有了片刻的犹豫,当洛正荣再次逼问的时候,他神情闪烁,脑海里回想着齐飞宇的话,一时没有开口。

也就在这个时候,齐飞宇突然从袖口里抽出了一把匕首,直直的捅响了使臣的心脏,再将匕首拔出,割掉了使臣的舌头。

这血腥的一幕,洛锦欢只看到了一个开头,随后司空琅烨和洛黎楠便同时遮住了她的双眼,所以后面的一切,她都没有看见,就被簇拥着离开了朝廷。

谁也没有想到,齐飞宇会在身上藏一把匕首,谁也没有想到,齐飞宇会直接了却了使臣的性命。

“不论如何,使臣犯下的罪,都是齐国的责任,我身为齐国的二皇子,带着使臣来到洛国,本想以一张上河图与洛国和亲,却不料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识人不清,所以解决了这个奸诈小人,给洛国一个交代。”

齐飞宇看着使臣咽了气,这才扔下匕首,当着洛正荣和众位臣子的面,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你……”洛正荣指着他,心中诧异。

“若是王上还有所怀疑,大可连本皇子一并解决。”齐飞宇低下头,特意加重了后面那句话的语气。

这是要逼着洛正荣将小事化了,虽说杀了齐国皇子不算什么大事,就算两国再次交战,齐国也不是洛国的对手,可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他洛正荣的颜面往哪儿搁?

堂堂大国,却容不下一个前来求和的敌国皇子?

“司空,你说说看,这件事怎么办!”洛正荣转过头,低声问道。

司空琅烨看了眼死去的使臣,又看了眼低头不起的齐飞宇,深吸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想必二皇子也没有兴致在洛国玩乐了,不妨即日启程,由我军队护送回齐国。”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将这个祸端送回去,司空琅烨一席话,得到众臣的附和,一时之间朝廷议论声四起。

“飞宇若是这么回去了,也是死路一条,相爷所言甚是,但飞宇宁可死在洛国,也不想回去受死。”齐飞宇急忙回答道,这番话却不是假话。

“为何这么说?”

“父皇派飞宇前来求和,已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代表着齐国的自尊,就这么回去了,事情尚未解决,还闯下了大祸,即便是回去了,齐国的自尊也将不复存在,飞宇只有以死谢罪,才能让父皇和百姓满意。”

司空琅烨觉得有些好笑,不仅问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飞宇当然知道,还请相爷定夺。”

正当情势陷入僵局的时候,洛锦欢重新回到了朝廷之上,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齐飞宇,眼里尽是恨意。

一转头,她立刻收起了眼底的怨恨,冲着司空琅烨莞尔一笑。

“师父,饶他一命吧。”

司空琅烨皱了皱眉,小声斥责道:“这件事你不该插手。”

“可是师父,他都这么可怜了,横竖都是一死,咱们不救他,还有谁能救他?”洛锦欢知道朝廷之上不得无礼,没有上前去拉住司空琅烨的胳膊,而是乖乖的站在他面前。

闻言,司空琅烨叹了口气,沉思了片刻,对一侧的洛黎楠递了个眼神。

洛黎楠立刻会意,拉着洛锦欢的离开了朝廷。

“既然公主替你求情,那这件事尚且有商议的余地,明日的这个时候,我在这里等你。”

司空琅烨看着齐飞宇,一字一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