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逆天改命 连载中

穿书女配逆天改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酸奶蛋糕 主角:苏余司启

穿书女配逆天改命全本资源 苏余司启完整未删减版

《穿书女配逆天改命》小说介绍

《穿书女配逆天改命》是由作者酸奶蛋糕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余司启。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怎么,她又出幺蛾子了?”旁边一长了张娃娃脸的男子眼皮微睁再打了下哈欠。司启眉头皱的更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他中药,救他的是她,但完全没有当初那一夜的青涩纯然,反而有点贪得无厌。...

《穿书女配逆天改命》小说试读

次日,富丽堂皇的大厅门口,司启站着,眼眸沉的如外头夜色,他轻瞥了眼奢华屋内一身威严的老人,冷冷着:“司家应该不缺一个我来联姻。”

“你要是有他一半懂事,我就不会这么操心!”后头,司老爷子脸色不太好,扶着他的姑娘面色同样微沉。

“操心?控制完我父母,害得他们惨死,还想来控制我?”司启冷笑一声。

司老爷子心脏猛的一抽,脸色惨白,却也在瞬间强行恢复,拐杖重重的地上一敲,带着威严与不容置喙,满屋的人顷刻间连呼吸都放轻,一动不敢动。

“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司启嘴角冷淡一勾,他当初就是用这句为他们好,害死他们的。

“大可不必。”司启走入夜色中,低沉冷冽的声音带着决绝,“我已经有未婚妻人选了,至于这个……”

厅内站着的女子,精致的脸划过丝难堪,垂在一侧的手就这么紧紧拽着那条出自名家之手的昂贵礼服。

“您还是留给司秦吧。”说完,司启走出,外头的人已经打开车门,等他入内。

司启上车后,陈秘书就开车驶出别墅,车内静默,安静到恐怖,陈秘书深吸了几口气,鼓起勇气开口:“司总,您还好吗?司老爷子他……”

“将我跟苏余订婚的事排上行程。”司启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忽然,性能极佳的劳斯莱斯不受控的晃了下,司启抬眸,陈秘书额前冷汗直流:“对……对不起,刚刚有只猫跑过。”

司启不再说话,看向外头树林,这里是私人领地,象征着司家的地位跟权利,却也象征着无情跟冷漠。

陈秘书咬了咬唇:“司总,会不会太快了?苏小姐年纪还小……”

“不快了,都快五年了,当初要是没有她,或许我就会被人狠狠算计一番。”

更没了现在跟他们谈判的筹码,司启神思缥缈,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个夜晚,在他濒临绝望时误入的苏余救了他一回。

他是该给她一个未婚妻的身份了。

司启按了按心头,明明已经确定要娶苏余,但心头不知为何依旧空落落的,脑海中却浮现那夜场景。

“是。”陈秘书不甘的握了握方向盘。

此刻,外头几辆车跟他们擦肩而过,司启闭眸,他知道那是谁。

“司总,刚刚那辆车是……”车内,黎特助吓懵。

司秦眉头紧皱:“谈判崩了。”

“那……”黎特助闭嘴了,司启是司家心头一根刺,舍不得拔,只能让他任性插着。

“准备一下,回国。”

低沉声音响起,黎特助大惊:“但这边……”

他无奈了,也对,堂弟任性,老爷子最近又身体不好还倔强,怎么也得有人解决这两人问题。

“启少是不是不知道老爷子其实已经后悔了。”

所谓的未婚妻,根本是让他回家的借口,他要是真有合适的人选,而不是意气用事故意来气老爷子的,司家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毕竟,当初司启他父母就是这么没的,老爷子哪敢再乱点鸳鸯谱,可偏偏多年的叱咤风云,让他拉不下脸来,只能用这种笨到不行的办法让人回家。

司秦看向窗外,一手一下一下的敲着膝盖上的资料,黎特助瞄了眼,看着首页那张笑容甜美的照片,沉默了,这大概是自家老板唯一一份看了十几二十遍的资料。

不过,这个苏余从资料上来看,估计是不行的,太贪得无厌了,摆明了是看中启少的钱财跟权势。

两天后,国内,温南看到山脚下徘徊的记者,嘴角一勾,苏余催婚的消息如她们所料直接上了热搜,这两日,苏余微博底下热闹非凡,脱粉无数,只是可惜,她们这两天在山上,苏余那个懒的,居然就因为信号不好就不玩手机了?

其他人又因为陈导怕影响苏余状态,被勒令禁止讨论此事。

导致那一个至今还在无忧无虑拍戏,状态还一天比一天好。

温南暗暗咬了咬牙,看着下面的记者,她就不信了,记者冲到眼前,苏余还能那么淡定!

苏余这回拍的是警匪片,身为警察的她要去救身为卧底的男主,此刻正拍两人从山坡滚下,为了凸显主角目前的危险,雨是必须下的,也就是说两人必须要在泥里滚一圈。

两个都是习惯不用替身的,他们连着滚了七八次,总算滚对了位置,等着导演卡的一声响,几个助理连忙就要上前来扶两人,还没踏入泥潭,哗啦一下子,涌入大批记者,几个助理立马被挤到外头去。

在场一众人懵了,谁都知道陈导的地盘,闲人禁入,包括记者,看着他们挤向苏余,一众人惊悚之余,更同情了,这一个还不知道吧,自己求着司启结婚还被拒的事,已经全网皆知了。

陈导发了下大火,拿着个喇叭中气十足的吼着:“谁放进来的!”

温南拿起水向陈导走去,打算让他消消气:“陈导,苏余年纪小,想必不是故意的。”

陈导没理她,继续嚎:“现在在拍戏,你们懂不懂规矩!”

温南脸色微变,尴尬的举着水一动不动,转而愤愤的看向苏余,只见她狼狈被围,站都快站不稳,这才心头舒服点。

一众记者仿佛没听见陈导在那边拿着个小喇叭冲着他们大吼大叫,他们打听到这实属不容易,比起得罪陈导,他们怎么也要先紧着这个料。

“苏余小姐,云敖集团总裁司启先生于今日两个小时前对外发布将与您于今年盛夏订婚。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商定的呢?以及具体何时订婚。”

片场一众人瞬间懵了,齐梦脸刷的一下白了,连忙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只见#司启苏余将订婚#不知道什么时候空降热搜。

“对于最近传言,说您求婚被拒,您怎么看?”

“苏余小姐,司启先生突然宣布订婚,您事先知道吗?”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冒出,苏余傻眼了,看着嘴边的话筒,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带着丝茫然,精致脸蛋上还滚了圈泥巴。

订婚?

谁跟谁?

“苏余小姐,请问司启先生突然宣布订婚,是跟您催婚有关系吗?”

苏余嘴角甜甜笑起,心头一阵阵抽疼。

为毛!

为毛要订婚!

她这么贪得无厌,这么死命催婚,还出轨,为什么要订婚!

司启,你他丫的脑子有坑吗!

“当然是因为阿启他急着娶我啊。”

苏余扯开嘴角,继续笑的万分甜蜜,温柔,如每一个即将迈入婚姻殿堂的新娘子。

世上最惨的就是她要死了,她还得维持人设不崩,而且,她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快要踏进坟墓的。

今日拍摄被打扰,陈导火气贼大,可看着苏余浑浑噩噩一副完全不在状态的模样,想到毕竟是她的大喜日子,无奈大手一挥放她一天假,让赶来的黄粱把人领走了。

黄粱一路晕乎乎的,仿佛自己快要二婚,心脏跳个不停。

“苏余,你要修成正果了。”

蔡蔡也晕乎乎的,她们家苏余居然要入豪门了!她即将是豪门夫人的跟班!

几个助理外加个黄粱兴奋着,连着司机开着车都忍不住哼了两句,苏余抬着茫然眼眸,什么也听不见,只知道他们在叽叽喳喳兴奋着说什么。

下午,苏余坐在酒店沙发上不想动弹,人生貌似有点绝望?

忽然,一旁蔡蔡惊呼了声:“苏余姐!”

苏余浑浑噩噩扭头。

蔡蔡看着她一副“高兴”到傻了的模样,看了看手机,突然不知道该说还不是不该说,她这么爱漂亮,看到这消息,万一气坏可怎么办?

然而,黄粱大步而来,拿着个手机放到她面前,懵着:“这是合成的,对吧?”

苏余茫然看向手机,然后更茫然了。

这谁?

为什么跟她穿着同样的衣服,还同样一脸的泥巴?

天大的打击下来,绕是苏余演技精湛,也笑不出订婚甜蜜样。

于是,#苏余整容#,#苏余脸垮#爬上热搜,紧跟集团即将订婚官博,还跟人家精修美图对照。

黄粱指着那扭曲照片,不可置信:“这真的是你?”

苏余看着那照片,只见里头姑娘,一脸泥垢,嘴角诡异扯开,笑容僵硬,整张脸甚至有点扭曲,在配上阴森树林。

活脱脱一恐怖片。

苏余心脏要停了,好像真是她?

手机响起,苏余看了眼,是陈秘书,暗恋司启多年,最后因为嫉恨苏暖而被司启赶走,不过,跟她,除了看她不顺眼,没什么冲突。

“苏小姐,虽然司总有意跟您订婚,但本家却还是没能同意的,希望您……”

陈秘书冷冰冰的话响在耳边,苏余快凉了的心脏突然跳了下。

等着陈秘书挂了,苏余才觉得自己其实还活在世上,眼眶湿润了下。

“陈秘书说什么了?”黄粱皱着眉。

突然又一个电话打来,苏余看了眼,是她妈阮青尔:“妈。”

她带着哭腔,经过一天一夜的惊吓,她快不行了。

阮青尔愣了下,她宝贝女儿可是从来没这么伤心委屈过的,正想问出什么事了,突然想到那则热搜,松了口气,她家小余这是喜极而泣了。

也对,毕竟努力了那么多年。

“余啊,不哭,这是你应得的。”阮青尔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喝着下午茶,她现在意气风发。

苏余心脏仿佛被人戳了一剑。

“妈在给你准备嫁妆了,到时候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出嫁。”阮青尔翻了翻女佣递上来的商铺,她得趁苏正天高兴的时候,赶紧给苏余搜刮点嫁妆。

苏余觉得自己心脏流血了,她仿佛看到了一堆金光闪闪的陪葬品。

“对了,妈打电话来,还要跟你说件事,你做好心理准备。”她翻着图册。

苏余有气无力着:“嗯?”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司启突然要娶她还恐怖?

“前些日子,你爸见司启这无望,就把苏暖叫回来了!估计过几天就到了!”阮青尔有点慌,早知道司启会宣布她家苏余是他未婚妻,她当初就该拦着点。

等了会,那边没声,阮青尔不解的拿开手机一看,没挂啊?

“小余?”她喊了声。

“小余?你还在吗?”

“小余?”

“小余,你怎么了?小余?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阮青尔困惑的看向手机,怀疑是不是自己手机坏了。

“小……余?”她尝试性的喊了喊,那头依旧没出声,她随手一挂,在随手一扔,对着女佣道,“手机坏了,重新买个回来。”

女佣:“是,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