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 已完结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安年瑶 主角:凰北夏敖冥夜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凰北夏敖冥夜小说全文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小说介绍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是一部穿越架空小说,小说主角是“凰北夏敖冥夜”,由人气作家安年瑶倾情奉献,小说故事梗概: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王牌特工,一朝穿越成了将军府大小姐。结果父母过世,财产被二叔二婶霸占,就连未婚夫也被自家白莲花妹妹欲夺去,这就算了,还搞各种暗杀偷袭的!居然自己撞到老娘枪口上来了!好!很好!看她怎么绝地反击!让渣男渣女吃不了兜着走!本以为能舒适的过个土豪日子,结果报应来了!“九王爷这是干啥,说好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您怎么一块动了!”“我在动我的女人有毛病?”凰北夏:“...”“这辈子你只能做我的女人,给我生一堆的孩子!不用感动,这...是本王分内之事。”凰北夏:“...”感动你大爷!...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小说试读

所以至今都没有人能够解开这个谜底。

这事还真的给凰北夏说对了,这盏花灯确实不是泫老制作的,换种说法来说,这是另一个大师给泫老留下的难题。泫老在费心钻研了几年之后也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于是干脆把它拿了出来,让天下的智者都能研究看看能不能解决。

然而这一过去就是几十年的,泫老心中适中压着这么一块心病。

今天突然有个人出来说她能解决!这,这怎能不让知道一切缘由的摊主激动呢!

许久,摊主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心中什么石头被放下了一般!“看来泫老的心病终于能够得到解决了!”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刻意的隐藏,因为众人的脸上都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一方面诧异原来这东西不是泫老制作的,另一方面表示对凰北夏很震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居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得是多厉害的人啊!

一时间,凰北夏的地位也跟着升高了。

白衣男子心中也是满满的迷惑,她,是如何知道的。

凰北夏淡淡一笑,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小姑娘你等着,我立马让人通报泫老,或者说你跟我去泫老府上一趟如何?相信泫老也很想要当面知道这数年之谜!”摊主的老脸上充满了喜悦和激动,对凰北夏道。

众人纷纷吸了一口气,天啊,能被大庭广众请到泫老的府邸,那该是何等的荣耀啊!

但凰北夏却并不愿意,于是道:“劳烦老人家快些通报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上泫老的府邸了。”

众人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丫头到底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啊,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拒绝了!要知道泫老的府邸若是没有邀请,就是皇室的人都不能进去的!

这丫头也太不知好歹了吧!这不是在生生的打泫老的脸嘛!

就在大家都以为摊主会生气的时候,哪知摊主却是慈祥的一笑,然后道:“姑娘果然不是寻常人啊!”换做别人怕是费劲了心思都想去呢。

摊主说完之后就让人通报去了。

不知道是因为泫老的府邸太近了还是泫老太想立马知道谜底的答案,只见通报的人刚走没多久,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就风尘仆仆的赶来。

“天啊!真的是泫老啊!”人群中有人叫了一声。

凰北夏半眯着眼为了看的更清楚些。

只见眼前的老人虽然已经满头白发,可神态却非常的意气风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散发出一种威严,有种鹤发童颜感觉。下巴的须臾留的老长,却理的很梳顺,一只手时不时的抚摸着,倒是有种仙风道骨的气质。老人此刻是面带笑容的,看起来十分的慈祥可爱。

“九余!你刚刚派人来说有人能解那个灯谜,是真的吗?”离摊主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泫老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追问了。可见他有多看重这件事情!

摊主也就是九余,笑着点点头道:“是的泫老,就是眼前这位姑娘!”

不得不说,当泫老看见凰北夏的那一瞬间还是有些诧异的。

在来到路上,他想过能这个谜底的人不是什么隐士高人就是年过半百的智者,却唯独没有想过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家,这倒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再次看向九余,得到九余准确的答案之后,泫老才哈哈大笑起来,走到凰北夏面前道:“小丫头,你真的有办法解这个谜?”眼神中冲满探究,但却没有鄙视的意味。

“当然,这并不是无解之谜。”凰北夏点了点头道。

“我还有事,所以我想还是快点解决的好。”不是凰北夏爱摆架子,毕竟她出来也有些时间了,她怕若书会担心。

泫老听到凰北夏这样说的时候,神情又是一愣,然后又十分豪爽的大笑起来:“你这丫头还有点意思!”在这京都只要提起他泫老的名字,哪个不是争先恐后的黏过来?这丫头倒好,不禁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反倒还让他觉得自己才是巴结她的那个人。

凰北夏从头到尾的举止,倒是让白衣男子有些看不清楚了!

这个女子实在是太特别了!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说说你的答案吧!”泫老笑着摸了一把自己的胡须,眼中满是赞赏。看着丫头年纪也不大吧,小小年纪就有此气魄,真是十分难得啊!

就在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盯着凰北夏,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片段的时候。

凰北夏却只是自顾自的走向白衣男子。这样的举动一时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连白衣男子脸上也是少有的迷惑。

“借你的剑一用。”只见凰北夏利索的将白衣男子别在腰间的剑利索的拔出,在大家的惊愕之余将手中的花灯高高抛起,然后一剑砍了过去。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不带一点拖沓。白衣男子的瞳孔瞬间放大,他似乎看见了面纱飞扬下那张倾城的脸,却又只是一瞬间,快的让他抓不住。只是一瞬间,凰北夏的举动便触动了白衣男子的心,因为,他从未见过这般的女子!

直至花灯嘭的一声掉在地上,众人才纷纷的反应过来,看看地上的散落一片黄色碎片,眼中都充满了不可置信!

不敢相信,这姑娘就这么霸气的毁了这盏花灯!

就连原本笑容满面的泫老都瞬间变了脸!

“你这是做什么!”泫老生气的看着凰北夏道!

能不生气吗!这可是他师傅给他留下的东西,就这么给一个丫头毁了!他怎么不生气!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凰北夏只是淡定的将剑又利索的插回了白衣男子的剑削中,没有去看白衣男子的表情,便转过身拍了拍手,然后对泫老道:“喏,这不是能点上灯了么?”

泫老顺着凰北夏的眼神看过去,眼中又是一惊。

只见地上散落这一片黄色的漆块,而漆块全然掉落的花灯却并没有损坏,反倒是也露出了一盏完整花灯的样子,周围绣满了各种精致生动的图腾,中间有一个放蜡烛的进去的孔,里面树立着一根短短的蜡烛,尽管过去那么多年却已经显得很泛新,让人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恍然,或许是被外面的黄漆包围的原因吧。

泫老一愣,随即又有些激动的反应过来!

他明白了!怪不得师傅将这盏花灯交给他的时候,百般嘱咐他说唯有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才能说明他的内心已经达到了悟空一切的境界了。他仍旧记得当初师傅再三对他说,凡事不要被外表所迷惑,当时的他并没有过多的留意师傅话中的玄机,只觉得这盏花灯真的很精致!

可是再精致,花灯也只能是花灯,如果不能点上灯火,那又怎能算的上是花灯呢。

在华丽的装饰也改变不了它的本质,而装饰始终都只是装饰!

这样想着,泫老不禁有些湿了眼眶!

枉他被世人称为智者,这么简单本质的问题他都不知道,还不如一个小姑娘!

总算是了了他一桩心事啊!

“万物皆有其本质,吾等只有抛开一切方能悟道其中的本质!”泫老感慨万分的说道,忽然觉得这辈子没有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