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 已完结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安年瑶 主角:凰北夏敖冥夜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凰北夏敖冥夜小说阅读_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文本在线阅读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小说介绍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穿越架空小说,小说文笔细腻,感情充沛,非常值得观看。凰北夏敖冥夜小说内容精选: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王牌特工,一朝穿越成了将军府大小姐。结果父母过世,财产被二叔二婶霸占,就连未婚夫也被自家白莲花妹妹欲夺去,这就算了,还搞各种暗杀偷袭的!居然自己撞到老娘枪口上来了!好!很好!看她怎么绝地反击!让渣男渣女吃不了兜着走!本以为能舒适的过个土豪日子,结果报应来了!“九王爷这是干啥,说好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您怎么一块动了!”“我在动我的女人有毛病?”凰北夏:“...”“这辈子你只能做我的女人,给我生一堆的孩子!不用感动,这...是本王分内之事。”凰北夏:“...”感动你大爷!...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小说试读

很快她就发现几人的招数基本一样,其中有一个黑衣人在转身的时候,似乎没其他两人的敏捷。对了!就从他下手!只要她比他快就行了!

打了一轮之后,那个黑衣人突然一个转身,想用剑插向凰北夏!

就是这个时候!凰北夏眼神一陡,快速的移动到黑衣人面前,一脚将他手中的剑踢起到自己手中,然后在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的将剑插入黑衣人的脖子之中!

甚至没有人知道凰北夏是怎么出手的。

这一幕刚好落在了敖冥夜眼中。

两个黑衣人见自己的同胞居然就这样被凰北夏杀了,一时间都红了眼,下手的招数更是刀刀见血,似乎一定要将凰北夏碎尸万段一般!

凰北夏握紧了手中的剑,不停的在两个黑衣人之间周旋。但是两个黑衣人似乎有用不完的体力一般,很快凰北夏就有些处于下风的地步。

当剑锋直直朝凰北夏刺来的时候,凰北夏的瞳孔瞬间放大了了好几倍,有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嗤!”的一声,是剑没入肉体的声音,凰北夏睁开眼,却发现一个身影挡在她的身前,剑锋从他的肩胛骨中穿透了过来,不断的滴着鲜艳的血。

原来敖冥夜在看见剑快要刺向凰北夏的时候,便费力挣脱了为首黑衣人的纠缠,然后将黑衣人一招致命,然后就在黑衣人不敢相信的倒下的眼神中,飞快的躲在了凰北夏的身前。

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也许是因为凰北夏身上那股说不清的劲吧,至少他第一次遇见如此特别的女子!又或许是其他,他只知道他堂堂一个九王爷还没有沦落到要一个女子为他挡剑受伤的地步!

几乎是一瞬间的,凰北夏拿过手中的剑越过敖冥夜狠狠刺向黑衣人,黑衣人还未来的及将剑拔回来,却是已经永远的死去了!凰北夏拔出剑后又一个飞速的转身丝毫无差的将剑刺向另一个黑衣人。

动作干净利落,英姿飒爽,敖冥夜有些虚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有些招架不住的捂着肩膀伤处,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往下滑落。

“喂!你可别死啊!”凰北夏见状,将手中的剑一扔,然后将敖冥夜扶在一旁坐下。

“你,就这么对待你救命恩人?”敖冥夜脸色苍白的如同纸张一般,别过脸,气息虚弱的说道。

原本就已经身中剧毒,再加上又过度使用内力,现在还中了剑,这个时候还能开口说话,凰北夏都已经觉得这个男人有些恐怖了!

“你这人真是好笑,难道这不都是拜你所赐吗?”凰北夏面上没有好脸色,但心底却也知道要不是这男人帮她挡的那一剑,她这会可能已经见阎王去了。

“你是不是中了九日毒?”凰北夏仔细看了一会敖冥夜的脸色,再加上自己闻到的特殊味道,脸色忽的一变道。

敖冥夜虽然虚弱,但是脑子却不糊涂,凰北夏怎么知道他中毒了?而且中毒的还是九日毒?

“你是谁!”敖冥夜一双深邃的眼睛,此时正无比寒冷的看着凰北夏的双眼,只要凰北夏有一点心思,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而此时凰北夏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这是怎么回事?九日毒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在上一世的时候,凰北夏就因为精通各种毒药而得到组织的重点培养,所以组织会从四面八方搜集各种毒药让凰北夏认识并研制,这九日毒便是凰北夏认识的一种。

九日毒,顾名思义,中了此毒的人如果在九日之内找不到解药的话,五脏六腑便会溃烂而死!凰北夏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毒会出现在这里,只知道这种毒已经算是很厉害的毒了,中毒者一旦中了这种毒内脏就会开始动乱,剧痛无比,而且身上还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腥臭味。

怪不得她刚刚觉得有一股很熟悉的味道。

不过,凰北夏有些正色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即使狼狈,也依旧风华绝代的男人,心中有些一震,那种内脏缴结之疼通常都是要命的,可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只是皱了皱眉头,而且还能那般冷静自如的对付敌人,可见此人的心性已经到了一种何其恐怖的程度了。

这种人,绝对是离得越远越安全!

“我要是害你的人,你这会就已经可以死了!”凰北夏起身拍了拍手,没好气的说道。

“就凭你还不够格!”敖冥夜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一挑,依旧是前年不变的冰山语气。

“切,死鸭子还嘴硬。”凰北夏默默的低估两声。

可是却一字不差的落在了敖冥夜的耳中,眼眸一沉,从他记事起就没有遇到过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人了,这个女人,今天居然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

“主子!”匆匆带着人来的离渊在找了好久之后才看见自家的主子,于是飞快的上前问道:“主子您没事吧!”

“没事。”

“属下该死!让主子受了这么重的伤!是属下保护不力,还请主子处罚!”离渊见敖冥夜浑身是血的坐在地上,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眼眶都红了!

“怎么回事?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后一步来到的慕容逸见到敖冥夜伤的这么严重,眉心也是一跳。

他一接到离渊的传书得知敖冥夜出事了,就立马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快让我看看!”慕容逸的手刚碰到敖冥夜的手腕,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道:“再看他这条命就要没了!”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眼前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女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几乎是一瞬间的,离渊的剑就已经指向了凰北夏了。只是离渊快,凰北夏更快,只见她轻轻一躲,一弹,离渊的剑便已经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离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打飞了他的剑!

就连一旁的慕容逸也是满脸的震惊,要知道离渊的武功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没想到这女子一招就搞定了?

“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一个两个都这么爱拿剑指人吗?”凰北夏有些不爽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离渊一听,这女人居然敢侮辱他的主子,当下就想要上前动手,却被敖冥夜斥住:“退下!”。

“是!主子!”既然敖冥夜都发话了那离渊只好退下,但望着凰北夏眼中的怒火,却丝毫没有减少。

“不知姑娘此话怎么讲?”慕容逸收回了手,敖冥夜的情况不容乐观她知道,但是这个女子似乎比他还更清楚!

“你应该知道中了九日毒的后果吧?”凰北夏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好好的出来采个药却搞得一身脏兮兮的,一会回去还不知道偏要怎么和若书解释才好啊!

“你!你怎么看出来他中的是九日毒?”慕容逸瞪大了眼睛看着凰北夏,要知道他刚刚也仅仅是能判断出敖冥夜是中了毒,至于什么毒他还需研究一番,可这女子只是一看就看出来了!

不过也难怪慕容逸看不出来,毕竟慕容逸只是精通医术,不代表对毒术也精通,但凰北夏就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