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 已完结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莫小莫 主角:云月柒容铮

云月柒容铮小说主角 云月柒容铮是哪本小说主角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云月柒容铮的书名叫《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是作者莫小莫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问:穿越后一介女流如何发家致富?云月柒答:YY当朝王爷恋爱秘史,出书成册,获粉丝万人,走上人生巅峰!可后来……她被某王爷关在小黑屋里,翻书对质。云月柒瑟瑟发抖……“王妃……”以后,她再也不写小黄文了。已完结宠文: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试读

容铮并不关心萧千辞的谄媚。

他又扫了一眼萧千辞。

萧千辞露出八颗牙齿的专业微笑,继续道:“皇上还没有下达圣旨,云家的嫡女就病了,病得非常严重,于是这桩婚约也就不了了之了……”

“病了?”

容铮的眉头皱起。

“嘿嘿。”

萧千辞八卦地笑着,一边观察容铮的表情,一边继续道:“这样的小把戏,骗骗别人还可以,却绝对逃不过我的眼睛。我花了大价钱,从云家仆人的手里……”

“说重点。”

“遵命,八哥。”

此刻的萧千辞异常听话,“云府的人说,早在及笄以前,云家嫡女就和云府大少爷云浩居的书童黎小童私定终生。

后来这件事情被云丞相发现,云丞相暴怒,将黎小童送去边疆充军,这对青梅竹马虽被拆散,但云家嫡女却一直在等黎小童回来,所以一听说皇上想把她嫁给景宁王,她就刚烈地投湖自尽了。”

容铮的指间摩挲在书的一角。

萧千辞看着他的表情,又道:“八哥,你不要着急,除了你这种洁身自好的人,谁都有个青春懵懂的时候,我已经查过了,黎小童已经失踪三年了,估计连尸体都被沙场的狼啃没了。”

容铮抬眸,目光可以杀人。

萧千辞乖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不再多言。

容铮又问道:“既然婚约已经取消,为何她又要嫁给容执清?”

萧千辞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景宁王在想些什么,时隔两年,景宁王虽娶了妾室,却一直没有娶妻,甚至不顾皇上不悦,再一次向皇上提出了迎娶她的事情。

我曾经以为这是景宁王的计谋,为了让她成功混进燕平王府。

但我仔细查过,两年期间,她和景宁王从无往来,如果用这样的计谋,景宁王也太蠢了。”

萧千辞砸吧砸吧嘴。

他已经努力用自己添油加醋的方式让云月柒的故事变得有趣起来。

但这个女人确实没什么好值得挖掘的。

容铮又问道:“你可查到,她在哪里学的医术?”

闻言,萧千辞愣住了。

他一拍脑袋,道:“对呀,母老……咳咳,那个女人会医术,这我倒是没有查到,我再回去查查。”

萧千辞看向容铮,又认真道:“八哥,我还是觉得那个女人有点问题,在我查到之前,你一定要保持好之前的不近女色,坐怀不乱,千万不能让她勾了魂魄,知道吗!”

容铮拧眉,“快去查。”

“遵命!”

萧千辞做了个抱拳的动作,特别听话地转身离去。

在他马上就要出门的时候,容铮突然开口,“站住。”

萧千辞停住脚步,回身狐疑道:“八哥,怎么了?”

容铮的目光移到桌子上,他顿了半晌,方开口道:“以后不要用‘不近女色,坐怀不乱’来形容我。”

“嗯?”

萧千辞眨眨眼,奇怪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容铮的声音很冷,抬起头看向萧千辞,“去查吧。”

严肃认真的表情让萧千辞没有继续问下去。

萧千辞点了点头,推开门离开了。

书房的门再一次关上,只留下容铮一个人坐在书房内。

容铮瞧着桌上的书,耳边又响起云月柒的话:“王爷乖,没事没事,咱不治了,就这么不举着也挺好的。”

容铮的脸色又难看了些。

他从书房的隔层内取出了夫妻协议。

眼睛飞快扫过,最终定在了第四十八条:“在王爷遵守此协议的基础上,王妃会替王爷保守秘密,绝不向外人透露王爷的隐疾。”

容铮的眼眸眯起,定定看了这一行字许久。

半晌后,他的嘴角缓缓划开一抹弧度,道:“呵,女人。”

……

三日后,皇上为庆祝皇家新入的两个儿媳妇,在宫中设宴。

云月柒作为这场宴席的半个女主角,自然要出场。

玉兰为了给云月柒挑衣裳,几乎把所有的衣裳都拿了出来。

云月柒在旁边瞧着,忍不住开口道:“玉兰,随便挑一件就好了。”

云月柒不喜欢这种需要陪笑的宴席。

在云府的时候,所有的宴席都被她称病推脱了,这次推脱不了,云月柒也准备安安静静地待在角落里当个隐形人,但玉兰这样的态度让她有点害怕。

玉兰真的是当初那个和她一起安静地蜗居在云府一隅的小丫鬟吗?

玉兰认真挑选着衣服,甚至都没有时间抬头。

她道:“王妃,王爷已经三天没有来看过您了,虽然您和王爷之前的进展大好,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以免被上次那样的狐狸精钻了空子,奴婢一定会为您挑选一件最漂亮的衣裳的。”

“阿嚏!”

云月柒打了个喷嚏,玉兰马上焦急抬头,紧张道:“王妃怎么了?”

“没事没事。”云月柒摆摆手,拿起帕子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她看着玉兰又低下头挑衣服的模样,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和容铮的进展大好……大抵就停在了容铮说起不举时杀人的眼神。

容铮三天没来,云月柒本落得清闲。

可玉兰每日狐狸精狐狸精地念叨着……

次数渐多,云月柒的喷嚏打得完全停不下来……

玉兰低着头,没有察觉到云月柒无奈的眼神。

她又唠叨道:“而且,这次宴席是在皇宫中举行的,王妃穿得好看,不光能给皇上和皇后留下好印象,也可以好好治治景宁王侧妃,让她知道谁是嫡谁是庶!”

说话间,玉兰总算从成堆的衣裳里挑出一件大红色的在云月柒的身上比了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云月柒瞧着玉兰的表情,不禁摇头轻笑。

她就说今天的玉兰怎么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原来不是为了容铮,也不是为了皇上皇后,完全是为了报云佩玖回门时候的仇。

没想到,玉兰还挺记仇的。

云月柒笑了笑,从旁边拿出一件堇色衣裙,道:“这件吧,太显眼了反而不好。”

“可是……”

“本妃喜欢。”

云月柒这般说了,玉兰也不好说什么。

玉兰为云月柒梳妆,又想起了什么,骤然开口道:“对了,王妃,王爷问过您有关黎大哥的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