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 已完结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莫小莫 主角:云月柒容铮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 主角是云月柒容铮的无删减阅读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介绍

由网文大咖“莫小莫”的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书中精彩段落节选:问:穿越后一介女流如何发家致富?云月柒答:YY当朝王爷恋爱秘史,出书成册,获粉丝万人,走上人生巅峰!可后来……她被某王爷关在小黑屋里,翻书对质。云月柒瑟瑟发抖……“王妃……”以后,她再也不写小黄文了。已完结宠文: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试读

马车内外的人大眼瞪着小眼。

萧千辞顿了顿,松开了挑着马车帘子的手。

伴随着一声“打扰了”,马车的帘子落了下来,阻断了马车内外的视线。

马车的光线暗了些,云月柒也总算找到了空档。

她的手掌用力,将容铮推开一些,身体滚了一圈,直接从垫子上滚落了下来。

滚落的动作很大,云月柒顾不上身体撞击马车的疼痛,光速起身,道:“王爷,妾身先走了。”

说罢,云月柒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马车,无视马车外许多想看而又不敢看她的眼神,匆忙向着椒炎居走去。

云月柒从马车里出来不久,容铮也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容铮的姿态比云月柒要自然许多。

小厮不敢多言,只上前将马车收走。

唯有萧千辞动作迅速地凑了过来,对着容铮挤眉弄眼,一脸求告知求投喂的八卦表情。

容铮没有看萧千辞,冷道:“去书房。”

“好嘞。”

萧千辞点了点头,一路乖巧地跟在容铮身后,眸中的八卦之火从未熄灭。

萧千辞关上书房的门,马上转头看向容铮,道:“八哥,怎么回事?是不是你饥渴难耐,在马车里就忍不住……”

容铮抬头看了萧千辞一眼。

萧千辞将自己后面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领,顺便清了清嗓子,声音正经些,道:“不对,八哥你一向不碰女人,是不是那个母老虎试图在马车内勾引你,好在你坐怀不乱,反之将她按在马车之上,阻止了她卑鄙龌龊的思想!”

萧千辞说得认真,描述到具体画面的时候,甚至抬起了自己的手,几乎做到了神还原。

“你来做什么?”

就在萧千辞做出“反按在马车之上”的动作之时,容铮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萧千辞的动作顿住,抬头瞧着容铮的脸色,终是没再说下去。

看来,这些事不能直接问,得靠他自己发觉。

萧千辞不再胡闹,站直了身体开始汇报正事。

他道:“你让我查的事,差不多都有了结果。”

“嗯。”

容铮应声,严肃地看着萧千辞。

萧千辞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没有了刚才的兴趣。

他道:“第一件,今年边关大旱,战事紧张,上次我们见到的人确实是进到京城的难民,可皇后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皇上还不知道。”

“让他知道。”

“好。”

萧千辞的声音有气无力。

“第二件,《霸道王爷爱上我》的签售会取消了,写书人也消失了,我查遍了京城,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而且她的身世成谜,毫无头绪。

不过我已经查到,负责给黑市提供书籍,办理签售会的人是个叫‘木头’的,而且……”

萧千辞顿了一下,又道:“而且,这个‘木头’好像和皇城有关系。”

容铮的指间敲在桌上,“查。”

“好。”

容铮的目光轻动,又看向了桌上的那本书,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那个叫“七公子”的男人。

这件事是那些人策划的?

但是那个写书人,为什么会那么熟悉呢?

容铮想着,萧千辞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

萧千辞道:“最后一件,就是有关于你王妃的事情。”

容铮指间的动作停了下来。

萧千辞看着容铮的表情。

虽然容铮没有抬头,但萧千辞知道他在听。

萧千辞故意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道:“你这个王妃,我可是把她从头到底查了个干干净净!她呀,有很大的问题!”

“她的底细是什么?”

果然,萧千辞的话音刚落,容铮便抬头开口。

萧千辞看着容铮的态度,眸中又燃起了八卦的火焰。

果然有问题!

容铮瞧着萧千辞的眼神,皱紧眉头道:“快说。”

萧千辞道:“不是她底细的问题,是她实在太干净了。”

“干净?”

容铮的眼眸眯了眯。

萧千辞点了点头,继续道:“是呀,身世很干净,背景很干净,经历更是干净得什么都找不出来,我查了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遇见这般无趣的人。”

萧千辞将他所查到的事情一一道来,“她是丞相嫡女,本身份尊贵,可惜丞相夫人早逝,她又不争不抢,在丞相府中活的毫无地位,完全比不上丞相府的另外几个女儿出彩。

及笄之后,她一直对外称病,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宴席,云家的二小姐靠着一手琴技名扬京城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个大小姐已经心静出家了。

而且最神奇的是,我还特意查了她不参加宴席之后做的事情,结果查到了她从及笄开始每年每天都会去她娘亲捐赠的观音庙里上香,几年如一日,虔诚和无聊的程度可见一斑。

如果不是看到刚才那一幕,我都以为她出家了……”

萧千辞暗暗吐槽,容铮却听得很认真。

容铮道:“还有呢?”

萧千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如果说她这平淡无奇的人生里最特别的事情,大概就是景宁王两年前去了一趟丞相府,回来之后便向皇上请愿要娶她。

皇上都快要忘了云丞相还有一个大女儿。

因为是嫡女,她不能做妾,所以京城中才一直无人提亲。

不过景宁王异常坚持,圣上答应,准备下旨。

可就在这时……”

萧千辞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果然看见容铮焦急的双眸。

容铮道:“然后呢?”

萧千辞的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盘起胳膊道:“八哥,你告诉我今日在马车中发生了什么,我就告诉你。”

他仰起头,一副“你不说我就一定不说”的傲娇模样。

容铮瞧着萧千辞的表情,眼眸轻动,目光中的焦急渐渐平复。

他低下头,道:“这个月紫薇阁的情报……”

“别啊,八哥,就咱俩这关系,我能不告诉你嘛!我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容铮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千辞的傲娇铁骨就以失败告终。

他的脸上扬起谄媚的笑容,就差给容铮跪下捏肩捶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