仵作狂妃:皇叔,偏要宠 已完结

仵作狂妃:皇叔,偏要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音宁 主角:龙希宁百里玄烨

龙希宁百里玄烨免费阅读_仵作狂妃:皇叔,偏要宠龙希宁百里玄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仵作狂妃:皇叔,偏要宠》小说介绍

主角叫龙希宁百里玄烨的小说叫《仵作狂妃:皇叔,偏要宠》,本小说的作者是音宁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龙希宁,华夏警司的首席法医,传言只要她接手的尸体都能开口说话,诉冤屈,道过程。一次意外穿越成候府二小姐,她发誓要做个只享清福的米虫…可遇到号称鬼见愁的某人,变着法的扰她清福,米虫没做成,当了个小蜜蜂。再世为人,她岂能还要被奴役?更可恶的是,白天被奴役,晚上还要被奴役,特么的,她一定要解剖了他…...

《仵作狂妃:皇叔,偏要宠》小说试读

龙希宁,你越要跟本王陌路,本王就越要绑你在身边。

从来没有猎物能在本王的面前决定自己的去留。

看着他那邀请的姿势,龙希宁吸气,再度吸气,按捺住要杀他的心思上了马车。

百里玄烨的目光随着她进了马车之后便冷了下来,扫了朔风一眼冷冷开口,“带走。”

马车里听到他如此的吩咐,龙希宁忍不住嘲讽。

看到他进车,她凉凉的问,“你不是号称鬼见愁?”

“所以呢?”百里玄烨挑眉。

鬼见愁?

倒是新鲜的称呼。

“我看你不应该叫鬼见愁,应该叫无赖。”龙希宁想着这人的无赖程度简直堪比赖皮狗了。

“能够得到姑娘如此的评价,也算是这两个字的荣幸了。”百里玄烨看着她想了半天才憋出这两个字,薄唇间溢出清凉的笑声。

以前他杀人如麻的时候,人人惧之,什么难听的称呼没有?

到是这个小东西给了他最好听的称呼。

龙希宁见着他的笑嘴角抽搐,这人不仅无赖,还脑子有病,骂他他还笑的出来。

马车缓缓的朝着督办府行驶而去,龙希宁却归心似箭,不知她这么晚还没回去,镜叶会不会有问题。

没过多久马车停了,百里玄烨坐在外面,率先下的马车,当那高大伟岸的身躯离开马车,那股压抑也随之消散。

然,当龙希宁也准备下马车的时候看着面前突然伸来一只大手,瞬间一怔。

面前的手掌心分明,清晰的纹路就像是山河图一般壮阔波澜,这厮是要牵自己下马车?

抿了抿唇,龙希宁还是将手放在上面。

这男人极度好面子,万一再因为这点小事得罪了,指不定又怎么开罪她呢。

就当是牵了死人手好了。

百里玄烨把她牵下马车,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俯身,“龙姑娘,本王没毒,姑娘的表情不用这么的视死如归。”

“……”

视死如归?她有么?

百里玄烨敛了眸中情绪,冷声道,“走吧。”

丫的,你不仅无赖,还是一只变色龙。

龙希宁面无表情的在心中腹腓,脚步却也没有停下。

天还没黑,督办府的门口已经亮起了红灯,上面的督办府也映的如血般腥红。

昏暗的大堂之上,一个人面桃花的男子被压在堂下,凤娘瑟瑟发抖的跪的一旁,另外一旁则放的是被白布盖着的尸体。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

“你随本王来。”百里玄烨撇了一眼身后的女人,率先走上正座。

龙希宁没有理会,而是慢慢的靠近堂中跪着那名男子,半蹲在他的面前道:“琴儿是你所杀?”

男子没说话,那深褐色的眼睛里是滔天的杀意,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或许都得手了。

“风儿原本是你的目标,可你发现醉风楼不好进,所以你盯上了余聪,我说的可对?”

龙希宁将他的面具拿了下来露出原本白皙的脸。

凤娘看到这张脸,吓的一缩:“怎么是你,怎么是你?”

“凤娘,你认得他?”

龙希宁不认识余聪,以为这原本就是盗贼的模样,当凤娘开口的时候她也确实疑惑了。

难道,她猜的错了么?

“认得,他就是余聪,他就是余聪啊。”凤娘点点头,指着那男子重复着余聪的名字。

“不,他不是余聪。”龙希宁却摇头,面前这男人太过镇定,一点也没有对簿公堂的惊慌。

显然,他是经常来的,或者说根本不惧。

假余聪听到这话的时候眼惊顿时一睁,有些不可思议的。

龙希宁浅浅一笑,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怎么可能,他就是余聪,余聪就长这个样子的。”凤娘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明明就是余聪,为什么这姑娘却说不是呢?

“余聪家乃世代书香门第,可对?”

“对,风儿是如此说的。”凤娘对于她的问题都直言回答,难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书香门第之人大多诗书气自华,手无缚鸡之力,大多拿毛笔,手自然是被保护的很好。

但此人手上有老茧,而且眼中有着凶狠之气,身上半点书气都没有,由此可断定这人不是余聪。”龙希宁指了指他被绑起来的手,那宽厚粗糙的手掌都有着薄茧,是长期拿剑或者拿东西所致。

和余聪半分相似之处都没有,除了这张脸。

在古代,人皮面具要找到并不难。

“那他不是余聪,那他是谁?”凤娘看了那手,心中顿时开朗,喃喃道:“难怪失踪几日之后突然就性情大变,原来是根本就变了一个人。”

“这个就要问问他了。”龙希宁早在之前心中就有个疑问,现在基本可以尘埃落定,只等他开口证实。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是怎么谋杀琴儿的,真的余聪又在什么地方,风儿又在什么地方?”这时,慕容智的问题接二连三的抛了过来,旁边还放着桌案。

是了,龙希宁记得慕容智是百里玄烨的文书,需要记录罪犯提的供词,他便可以开始记档了。

可当他的问题抛去之后仿佛石沉大海,假余聪根本就不理会。

“你要知道,进了这里,就没有开不了口的罪犯,只是时间问题。”慕容智放下笔,语气也有着认真和严肃。

龙希宁眼角扫了一眼盯着自己的百里玄烨,抿了抿唇,这厮在等着自己开口?

龙希宁转头看向渐渐宁静下来的凤娘,道:“凤娘,我问你几个问题可好?”

“姑娘请问,民妇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余聪失踪后回来和琴儿关系要好?”

“是。”凤娘不知道她为何如此问,但既然自己知道,那肯定不会隐瞒。

“据我所知,余聪是极爱王若然的,而王若然也极在意余聪,怎么突然恋起琴儿来?”

“因为高松。”凤娘提到高松,就像是打开了话匝,往事也被牵扯了出来。

余聪这个人的出现是大概在三个月前。

他因为王若然的失踪整个人都萎靡不振,流浪到了暮凉城,一次意外之下知道了王若然在醉风楼做了头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