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中凰妃 连载中

棺中凰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桑指 主角:风沧澜宗正昱

风沧澜宗正昱目录_棺中凰妃桑指

《棺中凰妃》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桑指为大家带来的《棺中凰妃》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讲述了风沧澜宗正昱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新婚当天,被宣告死亡。洞房之夜,她如鬼魅从棺材里爬出来!原本是医学世家继承人,被暗害穿越成将军府走失的小姐。回府前身中剧毒导致痴傻,皇帝下旨赐婚给植物人摄政王。痴傻两年,重绽光华!——————为达目的,她屈居王府曲意逢迎,“既入王府门,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目的达到,她翻脸无情,逃之夭夭。却被提前知道的摄政王堵在门口,他声音暗哑、神情疯狂,“你既然骗了我,为何不骗我一辈子。”看着跟前人的阴翳偏执,她步步后退……——原本是看你演戏,我却入了迷。...

《棺中凰妃》小说试读

“无救了”三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风沧澜一道凌冽的视线盯的哽住。

“找一处单间。”

大夫回神,鬼使神差地点头,连忙唤药童将她带进去。

之后,不忍摇头。

伤成那样,根本无药可医。

到了单间,风沧澜小心翼翼将怀里的宫商放在白色的卧榻上。

回首命令,“你俩在外等着。”

问情、问道同时退出单间。

风沧澜跟药童要了温水、笔墨纸砚、金疮药以及止疼药。

之后,速度极快地写了一张药方交给药童,“你会抓药吧?按着上面的分量抓一副煎熬,好了之后端过来。”

药童抬头看着面前满脸是血,看不清容貌的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应声,“好。”

药童离开。

风沧澜拿着帕子浸湿,小心翼翼擦拭着宫商身上的血迹。

“你的武功离开将军府不费吹灰之力,根本不用受这种苦。”

“是能离开将军府,但小姐当时中毒痴傻,我跟徽羽若离开岂不是留小姐一个人受欺负。”

“用武更是不行,若是暴露了身份,被那些对手知道恐怕难逃一死。”

“小姐之前雷霆手段,那些人自然不敢造次,若是被他们知道小姐痴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宫商解释着,苍白的唇瓣一张一合,满脸虚弱。

风沧澜擦拭伤口的手顿住,半瞬方恢复手中动作。

“当时没带你们回将军府,就不会出现这种事。”

“小姐!这是我们自愿的……”

她还待说什么,然而……

风沧澜已经出声温柔安抚,“你先别说话,我给你处理伤口。”

宫商立马安静。

风沧澜动作轻柔,为这丫头处理好伤口涂抹上金疮药跟止疼药之后,又用绷带将伤口包扎起来。

包扎完宫商整个成了木乃伊。

这时药童端着熬好的药进来。

风沧澜接过谢了一番,药童就退了出去。

“把药喝了咱们就回摄政王府。”风沧澜一边吹药一边说着。

宫商眨巴着眼睛露出不解,“小姐你已经恢复了还待在摄政王府?”

“摄政王都已经成为植物人两年了,他配不上小姐。”

听到这里,风沧澜挑了挑眉。

植物人?

他可不是植物人,顶多就是个残疾人。

“你想哪儿去了。”她将吹的半凉的药喂过去,“待在摄政王府是因为,那里有一样我需要的东西。”

“暂时的,不会长久,我拿到东西就离开。”

知道风沧澜素来不喜欢别人追根究底,宫商便就此打住没有再问。

一碗汤药喂完,风沧澜整理了一下,抱着宫商出门。

问情问道二人快步过去,“王妃。”

“回府。”

风沧澜说着,似想起了什么,止步回首,“记得给银子。”

问情回去给诊金,问道领着风沧澜上马车。

大夫将看着门外的目光挪到手中的银锭上,“刚才是谁给那姑娘诊治包扎的?”

旁边一个药童站出来回复,“不知道,刚才听说要了一个单间。”

“单间?”大夫挥手,“带我去看看。”

药童领着大夫进入风沧澜给宫商包扎的单间,“就是这里。”

大夫扫视一圈,看着盆里的血水又看向桌上的药碗。

他走过去端着药碗闻了闻,有些浑浊的眸子猛然发亮,声音都因为激动而颤抖。

“这……这是谁开的药!”

“是我们医馆的哪个大夫!?”

大夫挂着皱纹的脸上满是震惊、惊喜,一副捡到宝的模样。

“这……”药童正欲说话,大夫推开他来到卧榻旁,将写满了字的宣纸捡起来,快速浏览一遍后激动的药方都拿不住。

“快快快!”

“把咱们医馆所有大夫召集起来,到底是谁写出这般绝妙的方子!反其道而行之!”

“妙啊!实在是妙!”

“这两味药一起用有毒,但是加上另一位药让两药以毒攻毒,最后药效成倍增加,真是妙!”

大夫摸着胡须一副如获至宝的模样,眼睛从始至终没离开药方,以至于都没发现前方走来的人硬生生撞了上去。

一手快速扶住其手腕,惟帽下传来温润清浅的声音,“洪大夫看什么,看的这般入神。”

洪大夫这才将目光从药方上挪开,看到跟前之人面色微变,环视四周,“又来复诊了?”

“跟我上楼吧。”

带着惟帽的男子慢步跟上,进入厢房将门关上幽幽转身。

洪大夫神色恭敬,“东家。”

“嗯。”男子走向木桌跟洪大夫擦肩而过,“今日医馆可还正常。”

“回东家,一切正常。”

男子微点头,目光透过惟帽落在洪大夫小心翼翼拿着的纸张上。

洪大夫瞬间明了,将药方送过去,“今日偶然发现医馆竟然还有此等人才,籍籍无名实在是埋没了。”

“能得洪大夫如此夸奖想必医术造诣非凡。”男子接过药方,看清药方的一瞬,惟帽下的瞳孔却戛然放大了。

捏着药方的手更是不自然地缩紧。

“看来我真的老了,小一辈真是越发厉害了,我都写不出这种极具矛盾又格外合理的药方。”

“这药方是……”男子抬头询问,将药方收起来。

洪大夫顿愣半瞬,没想到男子会对药方感兴趣,“今日发现的,还不知道出自谁之手。”

“正要找,结果就遇上了东家。”

男子目光聚焦药方,将其叠起来收入袖口,“不必找了。”

“这药方,你权当做从未见过,更不知晓。”

洪大夫不舍这珍宝药方,本能性的反驳要追问,就感觉一股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到嘴边的话最终咽了回去,“好。”

“你先出去。”

“是。”洪大夫三步一回头,出门时目光落在男子袖口暗自摇头。

多好的药方,若能流传世间不知能造福多少百姓。

洪大夫离开,屋内只剩下男子一个人。

他将放进袖口的药方再次拿出来,小心翼翼摊开,目光一寸寸的往后挪,惟帽下的双眸突然满是兴喜之色!

“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