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狂炸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狂炸了!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十一年 主角:秦臻君绯色萧凤栖

重生嫡女狂炸了!秦臻君绯色萧凤栖阅读_重生嫡女狂炸了!文本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狂炸了!》小说介绍

穿越架空小说《重生嫡女狂炸了!》,是以“秦臻君绯色萧凤栖”之间的故事为主线而展开的小说,是作者十一年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大夏京都有两女名扬天下,一个是丞相府大小姐秦臻,才貌双绝,气质出众,是贵族少女中的标杆领袖,另一个是大将军府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恃强凌弱,不知调戏了多少良家美男。秦臻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而君绯色因为偷看玄王洗澡,被一掌劈死。秦臻睁开眼发现,她成了君绯色.........

《重生嫡女狂炸了!》小说试读

第12章

萧凤栖说的就是秦臻。

他这个人观察力一向惊人,最后君雷霆让君绯色给他道歉的时候,君绯色抗拒的很明显,但是碍于尊卑,不得不道歉,但还来得及张嘴就昏迷了,实在是太过于巧合,当时他观察到,君绯色的手一直放在这个穴位。

想到之前,这个女人只凭探脉,便知道他命不久矣的事实,他便一直在暗暗观察她。

今日打一照面,他便觉得违和,违和的人来自君绯色这个女人,她的气质,言行举止与之前相差甚大,这是引起他怀疑的一点。

“什么?”

冯晨没听明白,下意识的反问。

却见面前的萧凤栖眸色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之后开口道,“阿晨,有人只凭探脉便得知我命不久矣,她说,她能救我。”

“什么!?”

这一次冯晨是真的震惊,他蹭的一下站起来,瞌睡虫子全部赶跑,他知道景行不是口出狂言之人。

“是谁?是什么人?”

他连声问道。

萧凤栖默了默。

“景行,你说话啊,当真有人这么说?若真有人只凭借号脉便能得知你的病情,那这人的医术必然绝顶,是我所不及的,景行这人是谁?”

冯晨从未有过的激动,一双因为熬夜红彤彤的眼满是焦急。

萧凤栖看他这般,默了默,才开口,“君家绯色。”

“君家绯色?女的?多大岁数?家住哪里,是干什么的?”

冯晨又急切询问。

萧凤栖身后的冷牧长着一张冰块脸,抬了抬眼,眸色复杂,他当时是站在主子身后的,君家大小姐说的话他也听到了,为此他还拔了刀,只觉得君家大小姐是一派胡言,但如今听主子这话,主子是相信了?

“冯少爷,主子说的是,君家大将军的女儿,君绯色。”

冷牧在身后开了口,冰块脸上是一言难尽。

“君家大将军的女儿,君绯色?就是那个出了名的喜好男、色,胸无点墨,张扬跋扈,前些天躲在皇家玉泉偷看你洗澡,被你一掌打飞,撞在石头上,昏迷重伤不醒的君家大小姐君绯色吗?”

冯晨的震惊摆在脸上,一口气不歇息的喊道。

萧凤栖看了他一眼,显然对他这么大声的提及玉泉偷窥事件不满。

“冯少爷,就是她。”

属下冷牧回答了。

他也是一脸的便秘色。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是君绯色?她懂医术?呵......景行,这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

冯晨激动的心情瞬间凉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便眉头紧缩,一脸凝重,“君绯色竟然醒过来了?不应该啊,她当时受伤极重,脑袋又撞在石头上,扔到将军府的时候就剩了一丝微弱心脉,这怎么还能醒过来?而且还这么快?”

冯晨一脸震惊道。

“还有她竟然醒了,那她看到的事情会不会说出去?景行,君绯色留不得!”

冯晨回过神来,眼中一片凌冽杀意。

萧凤栖手指扣着桌子,微光洒在他的后背上,让他看上去有种遗世独立的风雅。

这一幕,看的冯晨鼻子一酸,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却命不久矣呢?

“冯晨,我今日原本是想杀了君绯色,她看到了不该看的,若永远沉睡不醒,那本王尚且留她一命,既然醒来,当必死无疑,但......君绯色似是变了个人。”

萧凤栖道。

此时他脑海中存留的全是那绯衣少女的一举一动,清冷的面容和深深的眸光。

“景行,你什么意思?”

冯晨不解,满脸疑惑。

萧凤栖眸光深深,声音有些淡漠缥缈,“她的眼睛里藏着跟我一样的东西。”

冯晨刚想问什么东西,就听萧凤栖接着开口道,“我身中剧毒之事本就绝密,除了跟随我多年的你们无人得知,君绯色竟是在一个探脉间,便探查出来,这一点,毋庸置疑。”

冯晨也凝了眉。

“主子,有没有可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君绯色瞎说的。”

冷牧在身后实在没忍住开口。

萧凤栖摇了摇头,“不会,若是瞎编,怎会知道本王只剩三月性命。”

萧凤栖话音一落,身后冷牧的脸色陡然变了,“主子,什么只剩三月性命?她不是瞎说的吗?”

冷牧心口一震,这话问出来却是下意识的看向冯晨。

萧凤栖和冯晨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凉亭内陷入沉默。

“冯少爷,你说清楚,主子他到底怎么了?”

冷牧急声问道。

“冷牧,景行的身体已到了强弩之末,若是还寻不到解药,景行他的性命最多维持三月。”

终于,冯晨开口。

青年苍白的脸上一片凝重。

话音一落,冷牧眼圈瞬间红了,“怎么会这样?你也救不了主子吗?”

冯晨,冯氏家族的少公子,冯家,医学大家,冯晨是京都出名的天才,在医术方面造诣很高,这么多年,一直是冯晨在调理主子的身体,主子体内有剧毒,定期发作,每一次都是冯晨帮主子化险为夷,此时听到冯晨的话,又见他摇了摇头,那当真是五雷轰顶!

“主子......”

冷牧哽咽。

常年没表情的一张脸,此刻满是绝望,下一刻,转身就走,“属下去喊君大小姐过来。”

能说出这话,可见冷牧是真的慌了。

“站住!”

不等冷牧走出去,就听萧凤栖一声低呵。

“君绯色不会来。”

萧凤栖道。

一个能为了不跟他道歉将自己掐晕的女子,会来救他?

“那属下现在去将她绑过来。”

冷牧发了狠。

话音落下,冯晨就开口了,“不妥。”

“你当君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而且按照景行所说,这君绯色分明是有古怪,要么以前她给人的印象都是伪装的,要么她就不是君绯色,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现在这个君绯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晨虽也着急,但对于君绯色的身份探查却是最主要的。

萧凤栖没说话,从回府之后,他的脑海中一直是君绯色清冷的模样,那一身绯衣,那脖颈上缠上金线划破血肉流出的殷红血迹,还有那一双暗黑如夜的双眼,都刻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比之君绯色对他说的话,这个人才是激起了他从未有过的兴趣。

“呵......”

好似在突然之间,他就找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萧凤栖轻笑一声,冯晨和冷牧都看向他,就听他道,“那就找个天黑风高夜,将人请过来问问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