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狂炸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狂炸了!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十一年 主角:秦臻君绯色萧凤栖

小说主角名叫秦臻君绯色萧凤栖 秦臻君绯色萧凤栖主角的小说

《重生嫡女狂炸了!》小说介绍

重生嫡女狂炸了!》小说的主角是秦臻君绯色萧凤栖,这本小说是作者十一年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情节曲折,内容引人入胜,深受广大读者们的追捧!小说主要内容是:大夏京都有两女名扬天下,一个是丞相府大小姐秦臻,才貌双绝,气质出众,是贵族少女中的标杆领袖,另一个是大将军府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恃强凌弱,不知调戏了多少良家美男。秦臻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而君绯色因为偷看玄王洗澡,被一掌劈死。秦臻睁开眼发现,她成了君绯色.........

《重生嫡女狂炸了!》小说试读

第16章

“小妹,是我。”

一道低沉的男音响起,一把握住了秦臻挥过来的手。

秦臻眨眨眼,还轻喘着粗气,目光恍惚了一瞬,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

外面天幕漆黑,雨水淅淅沥沥,恍如回到那一夜。

秦臻缓了缓神来,眼神才对上焦距,转头看向床榻边上的男子,穿着绣着飞鹰图案的御林军军服,眉宇锋利如剑,脸庞轮廓棱角分明,五官俊朗,唇瓣紧抿,眼神深幽带着一丝担忧。

这是君绯色的大哥君玄烨。

“小妹,你做噩梦了?”

君玄烨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担忧。

他已来了多时,却瞧见自家小妹好似陷入噩梦中,一直喊着‘为什么,为什么’,即使是在睡梦中,都能感受到她的惊恐。

君玄烨心里有些难受,知道小妹这次是遭了大罪,被吓到了。

秦臻轻轻呼了口气,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君父有三子,大哥君雷霆为御林军首领,护皇上安危,守皇城最后一道防线,二哥君淮宁,自小从军,从小兵做起,一直升到副将,在屡次立下战功之后提升主将,接了君父的衣钵,被封骠骑大将军,手握三十万兵权,镇守西北边境。

三哥,君向宇从商,据绿竹说,三少爷早在七天前就因为‘她’昏迷不醒的事情去寻神医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归家。

“大哥。”

秦臻缓了缓心神,冲着君玄烨喊了一声。

她本以为自己可能会喊不出来,没想到很轻易的便叫出口。

因为眼前男子深邃的目光满是疼宠,只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极其爱着自己妹妹的大哥。

前世,她是秦臻,可是没有哥哥的。

“还认得大哥,不错。”

君玄烨听到秦臻喊他,有些严肃的脸似乎放晴了一般,看来也是知道了自家小妹选择性失忆的事情,觉得能被记住,那说明感情是真的深。

秦臻睫毛轻颤,感受到放在头顶上的大掌,心里温暖了下。

“大哥在宫中当值,听到消息说你醒过来了,便找人替了一会儿班,大哥还要赶回去,就是回来瞧瞧你。”

君玄烨声音压的挺低的开口。

秦臻之前见过君玄烨,给人的印象便是不苟言笑,做事情一板一眼,很严肃冷硬的一个人,没想到私下里这么宠妹妹。

“大哥,我醒过来就没事了,今天还出去逛了一圈,不用担心我,当值要紧,快回去吧。”

秦臻开口。

君玄烨愣了一下,接着又抬起手揉了揉秦臻的发顶,“这么懂事,大哥都有些不习惯,吃了亏就长了记性,日后可记住了,惹了谁都不能惹玄王爷,知道吗?”

“知道。”

秦臻点点头,远离萧凤栖。

这个被称为京城第一尊贵的人身上有秘密,远离是对的。

“乖。”

君玄烨看自家小妹这么听话,心里又是欣慰又是酸涩,但宫中那边着实有事儿,君玄烨见到自家小妹醒过来了,心里这口气总算是松了,又说了不少嘱咐的话,坐了一会儿这才出了房间。

外面还在下雨,屋檐下君雷霆站在那儿,背着手,“看到你小妹了?”

“嗯。”

“认得你吗?”

君雷霆问。

“自然是认得的,喊我大哥,怕我担忧,还安慰了我,又嘱咐我赶紧回宫当值,很是贴心。”

君玄烨如实道。

君雷霆哼一声,心里酸了。

丫头醒来半天没喊过他一声爹爹,在会英楼看到他的时候也没多激动,嗐,是他这个爹爹当的不称职。

“你妹妹大病初醒,身体虚着呢,回头你多买几样礼物送给她。”

君雷霆又道。

君玄烨面无表情点点头,“知道。”

“父亲,小妹这次伤的不轻,睡着了都在做噩梦,醒来以后双目呆滞,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汗,怕是要好一段时间才能缓回来,总之我的意思是,日后有玄王在的场合莫要让小妹出现,玄王爷可能在小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听到大儿子的话,君雷霆又心疼上了,睡着了都做噩梦,可见心理阴影多大了。

“嗯。”

君雷霆点点头,听到丫头做噩梦醒来,这心里也是沉甸甸的,也将大儿的话紧急,日后绕道玄王。

“那我回去当值了。”

“走吧,别忘了买礼物。”

君雷霆摆摆手,看着君玄烨进了雨幕中,他也抬脚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他想去跟瑾儿说说话,告诉她最近发生的事儿,是他不好,让他们的女儿受伤了。

......

君玄烨离开之后,秦臻起身收拾了一下,睡了一觉,疼痛返上来,手掌心和脖颈都有些闷疼。

想到之前她在手心里看到的诡异红光,秦臻抬起手,瞧着被纱布缠了好几圈的手掌心,别说红光了,连个纹路都看不着,认命的放下。

再看看自己的脖子,也是缠着纱布,看到自己这般凄惨的模样,不免就想到了萧凤栖,那个人确实如传闻中一般冷心冷情,当时自己为了活命,说出了他命不久矣的话,不知他是否会入了心。

但总之,她不想跟萧凤栖过多接触。

萧凤栖,是杀死君绯色的元凶,而她占据了君绯色的身体,成为君家人,即便君家人不知女儿已死在他的手中,但她本人却是知道。

无法报仇,那也该远离。

秦臻如实想。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君灵儿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姐姐,姐姐,你醒了吗?”

“进来吧。”

秦臻道。

门外君灵儿收了花伞,抖了抖鞋上的雨水,进了屋。

“这六月的天就是雨水多,白日里还好好的呢。”

君灵儿抱怨道。

秦臻没说话,从那以后,她也讨厌下雨天。

她的尸水跟雨水融合在一起,流在了北山山顶之上。

“绿竹,你在外面守门,到了用膳的时候喊我们啊。”

君灵儿将绿竹关在门外。

她做这一系列动作,秦臻都静静的看着,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了床,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

君灵儿一进屋,边用手擦着半湿的肩膀,边走到秦臻的对面,直接坐下。

“姐......”

她喊一声,抬起头,便是这一眼,她就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

仔细一看,定睛一瞧,只见她的姐姐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交握,叠放,姿态优美恬静,气质也是温和婉约......在看她自己,往椅子上一摊,还翘着个二郎腿,一副大大咧咧,怎么舒服怎么来的坐姿,简直豪放的不得了。

君灵儿突然就觉得,额......她坐的挺难看。

不由得调整了一下,坐直了,然后抓抓头道,“姐姐,你怎么坐的跟个大家闺秀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