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龙枭 连载中

至尊龙枭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露易十四玫瑰 主角:江玄苏沐雪

免费试读主角江玄苏沐雪小说

《至尊龙枭》小说介绍

抖音小说《至尊龙枭》的主人公是江玄苏沐雪,作者是著名作家“露易十四玫瑰”,这部小说情节精彩,章节内容精选:一代战神遭人暗算,权势尽失,身受重伤,成了人人羞辱叫骂的上门女婿。美女总裁却情根深种,守护左右,为他倾尽所有,抗下重重压力,受尽委屈。当战神一怒,掀袍而起,风云变色。那一刻起,他为她倾尽所有柔情,也为她威震天下。...

《至尊龙枭》小说试读

“妈,不要!”

紧随其后的苏沐雪,急忙挡在江玄面前,泪雾点点的摇头,唇语怜柔的哀求,“妈,你先出去好吗,江玄他需要休息!”

见自己的女儿像入了魔障,不停处处的去维护江玄,吴雯忍不住骂道:“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值得你这样为他付出?”

苏沐雪望着江玄那冷峻的脸,唇间幽幽的凄柔道:“因为他是我老公,我爱他!”

闻言,江玄沧桑的眼神,掀起了一缕惆然。

可吴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女儿的绝色容颜,杭城不知多少豪门公子垂涎,江玄这个废物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苏沐雪。

“当初老爷子,把你许配给江玄,我是一万个反对,可你偏誓死要嫁。”

吴雯指着江玄,压抑一年的怨气,此刻通通爆发而出,“现在呢,你花钱养他,供他吃,供他住,还得陪他睡觉,你掏心掏肺的付出,但他为你做过什么,甚至连你今天受到欺负,脸都被扇红肿了,他吭都不吭一声,简直是个窝囊废!”

“今天这个婚,你们必须给我离了!”

听着吴雯难听的咒骂,江玄漠然的神色下,隐藏着对苏沐雪的负疚,这个女人一年多来,替自己承担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妈,你够了!”

苏沐雪泪如雨下,幽怨的望着吴雯,哀哀欲绝的啜泣,“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从不顾及我的感受,有真正的问过我一次,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

“沐雪.....”吴雯一愣,想要解释自己这样做,全都是为了苏沐雪的幸福。

但是,苏沐雪长久的压抑,导致她精神倍受折磨,早已到了奔溃边缘,此时再也控制不了情绪,失声痛哭了出来。

“昨晚我已经和江玄协议离婚,哪怕你不说不问,我们过两天也会去办手续,可你们所有的人,为什么要一直逼我,现在你满意了吗,这就是你想要的?”苏沐雪边说边哭,泪痕布满脸颊。

她累了,真的累了,整颗心如坠深渊。

看着歇斯底里的苏沐雪,梨花带雨的哭喊发泄着,江玄心情变得很沉重。

她为自己付出了一切,而自己却愧负于她,连一个简单的拥抱,一句温柔的安慰,都不曾给过她。

“妈,求你了,你先回去吧,我和江玄会离婚的,求你不要再骂了,可以吗?”苏沐雪眼圈发红,泪珠哗啦啦的涌出,几乎用哀怜的语气去求吴雯。

吴雯心如刀绞,她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不再啰嗦,默默离开了桂苑庭。

毕竟说多错多,只要苏沐雪能离婚,远离江玄这个废物,吴雯不管什么都能依她。

苏沐雪抹掉泪雾,回眸挤出怜笑,把对江玄卑微的爱,流露的淋漓尽致,抽泣的细声道:“老公,我妈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现在就去给你熬药,你先好好休息!”

江玄心脏紧抽,苏沐雪都遍体鳞伤了,反而还转过来安慰自己,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声音沙哑的叹气:“抱歉,是我拖累了你!”

苏沐雪轻晃秀额,凄婉怜笑不语,走出江玄的房间,去替他熬煮药。

望着苏沐雪的倩影,江玄暗红的眼睛,释放出一抹戾意,自语沉声道:“你受的委屈,我会一一替你讨还回来!”

夜雨绵绵。

帝豪酒店门口,旁边停满了顶配豪车,不乏几千万的劳斯莱斯,以及各种各样的**超跑。

今晚是杭城市,一年一度的拍卖会,无数的名媛贵流,有权有势的大人物都来参加。

“快!”

“散开!”

此时,足足几十个黑衣人,把这些身份高贵的名流,通通都被隔离出去。而苏沐雪的大伯,苏涛一家三口也在其中。

轰隆---

正当不少人遭到驱赶,感到非常不满时,十余辆清一色的宾利车队,前后并列形成两排,护送着一台劳斯莱斯幻影,浩浩荡荡的行驶而来。

哗!

这巨大豪华的排场,让不少名流为之震撼,哪怕是杭城首富,也从没有过那么奢华的阵势吧。

不少人往前挤去,都想知道劳斯莱斯里面,坐着的那位是谁,竟然有如此大的面子。

苏涛也非常好奇,他今晚费尽周折,搞到了一张邀请函,除了要竞拍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想趁机多结识杭城的名流。

劳斯莱斯的驾驶位,陈轩辕亲自开车,回头望着眼神暗邃的江玄,“王,我们到了!”

江玄点了点头,昨夜陈轩辕来找他,说有一株对内伤有奇效的药,今晚会出现在拍卖会上。

这时,拍卖会的负责人,快步走了过来迎接,打开劳斯莱斯的车门,请江玄跟陈轩辕进场。

陈轩辕撑起把伞,替江玄挡住蒙蒙细雨,陪同他走向拍卖厅。

很多漂亮的千金名媛,都争先恐后的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可惜都被强行拦下。

目送江玄的背影消失,苏涛感觉他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疑惑问道:“子豪,老婆,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啊?”

“是有一点!”苏子豪点了点头,许春兰也有那种感觉。

但江玄只露了个背影,侧脸都被雨伞挡住了,他们一时间难以认出来。

苏涛搓了搓手心,露出一个讪笑,询问眼前的黑衣人,“这位兄弟,你们护送的人是谁呀,看样子好像很有权势!”

“你没资格知道,滚远点,否则死!”黑衣人声音阴冷,冲着苏涛吼了一声,抬脚将他踹翻在地。

“爸!”

“老公!”

苏子豪和许春兰,惊慌失措的搀扶起苏涛,而黑衣人压根没看他一眼,快速追随入了酒店。

酒店大堂。

江玄皱了皱眉,余光瞟向这些黑衣人,沉声道:“我只是买株药,不必那么大排场,让他们都散了吧!”

“是!”陈轩辕摆了摆手,这些人全都离开了。

江玄顺着长长的红毯,来到酒店的拍卖场,前脚刚踏进去,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大厅晶莹的吊灯,光芒有些刺眼,已经进场的名流,正在推杯换盏,谈笑风生,等着拍卖的开始。

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

江玄眼神暗邃,环视了眼周围,找了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

陈轩辕端了份糕点,递给江玄慢慢品尝,语气敬畏道:“王,再有半个小时,拍卖会就开始了!”

江玄淡笑点头,他的伤越发加重,得尽快控制住,今晚拍卖的奇药,必须得夺下来。

许久,先前那些被隔离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进场。

很快拍卖会里,来了个大人物的事,也瞬间散开引起了一片哗然。

这些名流东张西望,纷纷寻找着,这位神秘的大人物,想要攀一下关系。

大厅门口处,检验邀请函的保安,望着苏涛一家三口,肃穆道:“请出示邀请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