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 连载中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

分类:游戏竞技 作者:麓归 主角:洛白林淼

麓归小说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第11章 失踪的人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由麓归所编写的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主角洛白林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洛白被逼角落,叹气,“又一个不要命的,姐,刀来!”“好嘞,小兔崽子,收好!”……“恭喜玩家Q获绝版死神镰刀……”“恭喜玩家Q击杀顶级杀手……”“恭喜玩家Q通过sss级……” 逃生者们目光崩溃看着五分钟内窜上榜单的代号,卧槽,哪来的大佬?求带飞!...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小说试读

窗外不知何时天色已晚,看来这世界时间并非是按寻常时间计算。

大厅内,三人沉默以对。

"我们打开门探寻的时间还有两天,两天足以让她发现钥匙的消失了。"

陈云艰涩开口,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如此诡异的现象,可现实告诉他确实如此。

"那就明天早上在这里集合,反正明天她不在。"

洛白敲锤定音,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意见,点头答应。

三人路过那婆婆房间时,房门已然紧闭。

他们没有多停留,嘱咐注意安全,在夜色降临之前各自回了房间。

今晚依旧没有月亮,血色天空更加深沉,就像恶魔在其中狂欢。

今晚下起了大雨,雨水敲打窗户清脆动听。

"离姐,你说这陈云,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打开了房间的烛灯,洛白悠然与脑海中的若离聊天。

"总不可能是这城堡的主人,目前我还没听说玩家可以顶替NPC的世界。"

若离伸了个懒腰回答,她透过系统bug勘察了这世界的地图,地图缓慢传输进洛白的意识之中。

"这样喔,那行吧,只要不妨碍我们的任务。"

洛白关上窗,遗漏进来的夜风拂过画布,月光洒在落地画上,他突然眼尖的发现那朵红牡丹开得更艳了些。

他第一次认真端详着这幅画,脑海中回忆起那婆婆房间破损的画布,手指缓慢抬起,就要触碰上那朵艳丽得不寻常的牡丹。

洛白收住手,他摩挲着手中被拿出的黑白相片,看着牡丹若有所思,用旁边的桌布盖上了落地画。

洛白躺回到了床上,那老妇人行走在走廊的缓慢声音如前晚悠长。

今天没有黑影子的出现,他侧头,床边倒是多了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不知道是谁拿来放在此处的。

洛白瞄了一眼镜子,镜子前青年的面容霎时虚幻扭曲又恢复正常。

洛白突然隐约不安,他的脑海中一时闪过什么文字,又消失在记忆中,困意来袭,洛白沉沉睡去。

"洛白?洛白!醒醒!别在门口睡觉,会感冒的!"

熟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心疼关切乍响耳畔,身体被晃动,身上隐约作痛,洛白迷迷糊糊睁开眼。

"姐姐?"

"还知道我啊,你怎么在这里?爸爸妈妈他们呢?"

秀美的脸庞上一抹无奈,洛白起来揉揉眼睛。

"爸爸……爸爸说让我杀了那只一手养到大的小鸟,可我不想,他生气了,姐姐,我错了吗……"

街道下着雪,凌晨的寒流对于敏感的小孩子来说十分冰冷,洛白说着说着打了个寒战,他的脑袋有些发烫,烫得思绪都模糊了起来。

洛白感受到一双温暖的手裹挟自己,视野抬高,周身稍暖,洛白蜷缩在姐姐怀里。

自己这是回到家里了?

可是爸爸那边怎么交代……

"爸爸,你又对弟弟灌输了些什么?我说过,这孩子我来教!"

姐姐声音冰冻仿若结冰,重重敲开门。

半夜菜刀剁菜板的声音戛然而止,不耐的中年男声混杂吧嗒的拖鞋声由远到近,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你不懂,屠杀的乐趣怎么可能是你这个当了条子的**能体会到的!洛白,爸爸是这样的人,你也是这样的人,别挣扎了,杀了那个给我……"

洛白下意识摇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很反胃眼前模糊的男子。

"够了!我不捉你不是因为你是我爸,只是被你钻了法律的空子罢了,你这个另类的杀人狂!休想带我弟弟走歪路!"

姐姐的声音透露满满的厌恶,洛白被圈进了一个比家里双亲温暖许多的怀抱中。

"切,一天就为了这些事情吵吵吵!你这个条子别捣乱!洛白过来,妈妈教你怎么用语言把你想要的小姑娘骗到手!哈哈哈哈!"

刺耳尖利的女声伴随高跟鞋踩地的声音环绕耳畔,洛白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

不要!走开!我不要!

"滚!狼狈为奸的变态们!"

重重的摔门声,噪音被隔绝在外,洛白感觉自己被轻轻放在温暖有着熟悉香味的被褥上,姐姐温柔的手轻拂过头顶,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耐心开口,温暖抵着自己额头。

"洛白,相信姐姐,姐姐迟早带你逃离这个所谓的家庭。"

"虽然不是现在,但有一天……有一天……"

声音逐渐远去,代替的是那焦急叫唤的甜美声音。

"洛白!洛白!醒醒!别被幻觉迷惑,再不醒你就完全被替代了!"

他霎时睁开眼,凌厉眼神一扫,镰刀微光划破夜色。

床旁镜子间冒出的黑色触手惨叫一声,化作飞烟消散。

床旁的镜子碎裂开了,粉身碎骨的镜面竟带出一丝丝血气。

洛白揉着眉心,缓缓起身。

真是一不小心着了道啊。

不过因祸得福,也因此想起了一些记忆。

姐姐……

"要是你再晚醒一秒,现在我的宿主就是镜子里的那个东西咯!"

若离撇撇嘴,责怪的声音在脑海回响。

还好她还未入眠,要不是她提前发觉并打开防御罩争取了些时间……

"对不起,我大意了,离姐。"

洛白耸耸肩,幽幽叹了口气。

他望向碎裂的镜子,若不是有离姐的自己,是其他人的话……

危机十足。

他危险的眯起眼,这镜子里的东西多半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神出鬼没的羽人在明,这镜子在暗?

洛白眼神环顾四周,停留在一个地点微顿。

对面落地画的画布大大敞开,今天可没开窗子啊——

洛白下床将地下的桌布捡起盖上画布,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床沿水滴滴落,几根羽毛静静在床沿摇晃。

这羽毛,真的是鸟类的吗?

洛白勾起嘴角,他眼中兴趣盎然。

算了,睡觉。

一夜就这样过去,再无事发生。

"咚咚咚——"

清晨灿烂的阳光撒入房间,洛白微皱眉,想来梦境并不怎么友好。

门外脚步声匆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他静静睁开眼。

外界是青年胆怯恐惧的声音,肖栗之声音颤抖,

"洛信!你看到陈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