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前妻不回头 连载中

傅少前妻不回头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林深深 主角:林宛白傅凉川

傅少前妻不回头最新章节 第18章 我要和他离婚

《傅少前妻不回头》小说介绍

主人公林宛白傅凉川是这本傅少前妻不回头小说中的人物,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林深深”,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傅少前妻不回头》推荐阅读。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父亲和大哥的生病,而他也差点死掉。造成这一切悲剧的人——是林家!而他的妻子正是林家独生女,林宛白!“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就算瞎掉眼睛也是罪有应得!”恶毒的女人?“你既然这么讨厌我,那我带着孩子离开傅家,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做梦!”...

《傅少前妻不回头》小说试读

林宛白震惊不已。

难道上天真的给了自己重新活过的机会?

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自己早早结束和傅凉川的这段孽缘,父亲就不会死,林家也不会破败?

她忽然抓住林母的手,“妈,傅凉川呢?”

林母一怔,气不打一处来,“宛宛,你怎么还惦记着这个白眼狼?你知不知道他到现在都没来医院看过你一眼?他就不是个东西!”

林宛白皱了皱眉,渐渐找回了一些记忆。

她当年生孩子是早产,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受到刺激从楼梯上摔下来,孩子都差点没保住。

林母说,“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我怎么也不会让你继续和他过下去!”

对了,孩子?

林宛白猛地醒过神来,她一下子抓紧了林母的手,“妈,我的孩子呢?”

林母一怔,“孩子因为是早产,一出生就抱到重症监护室去了,医院说怕感染,所以现在不让人看。”

“不对,不对,不是儿子,是女儿!”林宛白全都想起来了,挣扎着就要下床。

“宛宛,你要干什么,你不能乱动。”

“我要去找我的孩子!”林宛白忍着下身撕裂的疼痛,坚持要下床,嘴里念念有词,“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现在不尽快见到自己的女儿的话,那么过不久,那个孩子就会死在赵思曼和傅凉川的手里,他们会李代桃僵,把那个私生子塞到自己身边,谎称是她生的孩子。

她上辈子最痛苦的一件事之一,就是她悉心照顾了四年的孩子,根本不是自己所出,也从来没把自己当他的妈妈!

林母不知所措,“宛宛,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妈妈!”

林宛白挣扎着下了床,脚刚踩到地板,门口传来一道冷沉的声音,“林宛白,你又在胡闹什么?”

林宛白身子一僵。

傅凉川的声音,像是一把冰刀一样,扎在她的耳膜上。

前生曾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她虽然瞎了眼,但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这个男人一脸不耐烦的说出那句‘你又在闹什么’的样子。

她曾经以为自己忍让,守着他们的孩子好好过日子,总有一天傅凉川会回心转意,但是到头来等到的结局却是家破人亡。

这辈子,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重演!

“我要去找我的孩子,”林宛白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不顾林母的劝阻,扶着床头死死地咬着牙站了起来,撕裂的疼痛导致她的膝盖都在打颤。

面对林宛白的冷漠和固执,傅凉川心里咯噔一下,依稀觉得面前的女人好像突然之间有哪儿不一样了。

想到她早产的原因,傅凉川多少有些内疚,语气也缓和了些,“孩子现在身体不好,在重症监护室里,谁也见不了。”

“现在不见,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

林宛白冷笑一声,讥诮道,“是我胡说?还是你和赵思曼两个人欺负我瞎了看不见,所以联起手来胡作非为?”

“思曼?思曼又怎么了?”一旁的林母错愕不已。

林宛白丝毫不意外。

毕竟这个时候,整个林家上下还以为赵思曼是那个对林家心怀感激的养女,担心姐姐在傅家过得不顺意,所以隔三差五去安慰。

谁也不知道她安慰着就安慰到姐夫的床上去了。

傅凉川怔住,薄凉的一双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

“这件事以后再说,”林宛白来不及和母亲多解释,生怕晚一步就见不到孩子。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要求林母扶着她去重症监护室。

“小心点,宛宛。”

林宛白刚到重症监护室门口,护士便迎了出来,“傅太太您怎么出来了?”

“我的孩子呢?”

“孩子在里面呢,还在保温箱里,有专人看着的,您放心。”

“我要看看。”

“这……”小护士忽然心虚,忐忑的看向傅凉川。

傅凉川皱眉,点了一下头

护士这才松口,“那跟我进来吧。”

“宝宝在这儿呢。”

林母抓着林宛白的手,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保温箱。

忽然,保温箱里的婴儿醒了,“哇”的一下哭出声来,啼哭声格外响亮

林母立马安慰道,“宛宛,放心吧,还说身体不好呢,这哭声这么响亮,一出生都像人家满月的孩子似的,看着很健康。”

林宛白皱眉,“是女孩吗?”

“是男孩,”身后传来傅凉川的声音,“名字已经起好了,叫若若。”

闻言,林宛白登时面色惨白,肩膀也跟着颤抖起来,“你说什么?”

傅凉川说,“我说我给孩子起名叫若若,你现在见到孩子了,可以放心回去休息了吧?”

“傅凉川,你这个混蛋!”林宛白忽然拔高了声音,猛地抓住了傅凉川的衣领,“你根本就是一个人渣!”

“你疯了吧?”傅凉川抓住她的手腕,面色恼火,“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若若根本不是我的孩子,你把我的女儿弄到哪儿去了?”

傅凉川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怎么会知道?

不等他说话,林宛白便狠狠推开他,诅咒道,“傅凉川,你会不得好死的!”

丢下这话,林宛白便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跑去。

她要找回自己的孩子,如果真的和赵思曼说的一样的话,她的女儿现在还没死,只要她早点找到的话,就能让她活下来。

林宛白看不见,夺门而出没几步就摔了一跤,迎面遇到闻讯赶来的林父,慌忙把她扶住,“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爸,爸!”林宛白摸索着父亲的臂膀,哽咽道,“爸,我要去找我的女儿,求了你,爸,你帮我,你相信我。”

“女儿?什么女儿?”

医院分明告诉他们,林宛白生的是个男孩。

林母也追出来了,眼眶通红,一副生怕女儿疯了的样子,“宛宛你这是怎么了?”

“她疯了!”身后传来傅凉川冷漠不耐的声音,“自己的孩子都不认,不是疯了是什么?”

“傅凉川!”林父气不过,正要理论却被林宛白死死地抓住。

“爸!”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帮他说话?”

林宛白却冷静的可怕,“爸,我不是要帮他说话。”

“从前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听您的话要嫁给他,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要和他离婚。”

离婚?

傅凉川狠狠一怔,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