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温柔:夫人今天也是卧底 连载中

致命温柔:夫人今天也是卧底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七月锦衣 主角:程真周锦生

致命温柔:夫人今天也是卧底全文试读 程真周锦生小说全本无弹窗

《致命温柔:夫人今天也是卧底》小说介绍

新书《致命温柔:夫人今天也是卧底》作者七月锦衣,小说主角是林程真周锦生,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硬币有两面,周锦生也有两面,一面是温文尔雅的豪门公子哥,另一面却是拥有杀伐决断的集团掌握者。而程真的下个暗杀目标就是周锦生。身为组织的顶尖女杀手,程真伪装成家教接近周锦生,却阴错阳差做了周锦生的保镖。周锦生处处试探,程真步步为营,这出天衣无缝的暗杀计划,本该完美地进行下去……可程真却悲惨地发现自己爱......

《致命温柔:夫人今天也是卧底》小说试读

真不是愉快的经历,何夕颜是真正意义上,程真接触过的第一个小孩子。

关于小孩子这种生物,喜欢的会很喜欢,但说起让人厌烦,也是真讨厌。

程真没想到,自己这样的不喜欢小孩子,梳不好的,乱糟糟的头发,刚刚想用力,何夕颜就吱哇乱叫,让她吓了一跳,镜子里,何夕颜大眼睛里泪水汪汪。

“疼啊?”程真问。

“你故意的,我不要你,叫单老师上来……”何夕颜委屈地叫道,满嘴地泡沫,想装得厉害,却可爱得冒泡。

虽然很刁蛮,但何夕颜却是好看极了,虽然程真没有见过她的爸爸长得什么样子,但有着她妈妈和她那个舅舅的基因在那里,这个小女孩真是天生就是个美人胚子。

“好好好,对不起,我轻一点,轻一点……”程真忙说道。

她放轻动作,虽然还别扭,最后总算梳了两个小辫子,她还有些欣慰,自我安慰,也不是太难吗,还挺好看的。

镜子里何夕颜的两个小辫子,一个粗一个细,一个高一个低,她左右晃晃,嘟着嘴说:“真笨,头发都不会梳,单老师每次都给我梳美美的!”

“恩恩,我知道我没有单老师厉害,今天你就委屈一下吧,不然,一会儿叫单老师给你重新梳,好了,现在换衣服,下楼去吃饭!”程真说道,她打开衣柜。

再一次感慨有钱真好,粉白相间的一整面墙的衣柜,分门别类,衣服,帽子,包包,各种饰品,分门别类放得规规矩矩。

“穿这身吧!”程真拿出一套菲乐的短袖套装。

“不要,我要穿公主裙!”何夕颜走过去,在一排裙子间随意扒拉着。颜色从浅到深,数十条裙子,颇为壮观。

程真退后一步,耐着性子,等了近十多分钟,才配合着,给何夕颜穿好了她自己挑的裙子,再配上包包,同色系的头饰。

“好看吗?”何夕颜兴奋地照着镜子,问身后的程真。

“好看,公主可以下楼吃饭了吗?”程真无奈地问。

何夕颜得意地点头,跑起来,一点也不‘公主’,她拎起裙子,就向楼下冲去,程真只有匆忙地跟上去。

她们走到楼下时,刚好碰上周锦生吃好了饭,已经起身,要出门了。

“舅舅,你要出门吗?我也想去!”何夕颜叫道,扑过去,周锦生弯身,抱起她来,一抬头,看到走过来的程真,他怔了下,随即一笑,再埋头,哄着自己的外甥女:“颜儿,舅舅有工作要做,改天舅舅带你去玩好不好?”

“你们大人总是这样说,改天,改天,改天是哪一天,哼,不喜欢!”何夕颜叫道,她搂着舅舅脖子,死活不撒手。

阿森走进来,说道:“车已经备好了,先生!”

何夕颜的手搂得更紧了:“舅舅!”

周锦生笑着拍着她的肩,“乖,舅舅哪次说话不算数了,今天确实有事……”

“不要……”何夕颜还在撒娇。

阿森在皱眉,一边的单依涵忙着跑过来,笑着伸手:“颜儿,和单老师玩吧,单老师今天教你叠兔子,好不好!”

何夕颜嘴里不客气地吐出个“滚!”

单依涵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何夕颜还没有这样的对待过她,她向来申斥的都是程真。

周锦生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好吧,颜儿,你先吃饭,然后,和舅舅去公司,但是舅舅上午都有事,下午再带你去玩,你带个老师,让她先在公司里陪你玩,等我完事,好不好!”

何夕颜“哇哦!”一声,手松开,刘婶笑着过来,拉着她去吃饭。

单依涵忙着跟上去,程真感觉这里应该没有自己的什么事了,就悄声地立在角落里。

何夕颜怕周锦生反悔,饭吃得快极了,差一点被煮鸡蛋噎到,单依涵匆忙给她递水,又帮她拍后背顺着。

终于吃好了,何夕颜跳下椅子,冲到客厅里,向着坐在那里周锦生说道:“我吃好了,走吧,舅舅!”

周锦生笑着起身,已经耽搁了半个钟头了,但他也不恼,他心疼小外甥女,总是能宠就宠着她:“好,叫个老师陪着你去!”

他说完了,抬头,单依涵就跟在何夕颜身边,听他这样说,忙着堆起笑脸,她心里还欢叫着,幸好她一早就挑了一身甜美的裙子穿上,果然,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啊,她会得体地、淑女地展示自己的优雅美丽。

周锦生笑了笑,他前面走,单依涵就要随着走过去,却听到何夕颜站在那里,傲慢地指着远在厨房里的程真喊道:“程真,你来,跟我去!”

“什么?颜儿,你不喜欢单老师吗?”单依涵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让单老师陪你好不好,单老师会带你玩啊!”

何夕颜看也不看单依涵,依旧向程真喊着:“快点啊,你,程真,我叫你呢,快点!”

说完,她扭头就走,一点情面也没有的样子。

程真意外地挑眉,从厨房里走过来,跟在何夕颜的身后,感受到一边单依涵盯过来的,**裸地恨意,她有些莫名,她以为今天不会有自己什么事的,何夕颜是吃错了药吗?

小孩子的心,真是海底针,根本摸不透好不好……

这是程真第一次走进周氏大厦,一整栋楼,都是周氏,下面七层是个百货公司,上面是周氏公司总部。

周锦生的办公室在顶楼,霸道总裁的标配,一整层都是他自己的,有单独的会客间,会议室,还有休息间。

休闲区是标准的健身房配置,竟然还有室内保龄球馆,楼顶天台上,还有露天的游泳池。

周锦生如他自己所说,一进公司,就开始忙起来,各层的经理,别家公司的拜访者,都等在他的办公室外,等着他的接见。

何夕颜倒还懂事,这时不再粘着他了,她拽着程真去健身区玩。

阿森没有事,就悄声尾随着她们,躲在角落里,然后,他就见识到了程真的运动天赋。

保龄球打得那样好,她和何夕颜说她是第一次打,并不像在撒谎。

阿森皱了皱眉,再看程真拉着运动器械毫不费力地样子,他想到先生吩咐他的事,要调查这个女孩。

何夕颜大叫着:“程真,你好棒啊!”

原是程真在练习散打,一拳拳打在沙袋上,她好久没有锻炼了,正好动作一下许久没活动的筋骨。

砰——

这力道,阿森在想,如果自己接她这一拳,会有几成的把握接得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