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 连载中

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根号桑 主角:乔以笙陆闯

《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乔以笙陆闯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乔以笙陆闯的小说是《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根号桑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乔以笙最后悔的莫过于那天晚上一时冲动找了陆闯,从此惹上一条癫狂发疯的狗。-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我死于你的声色犬马敲骨吸髓。...

《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小说试读

“以笙,是你在里面吗?”郑洋叩了叩卫生间的门。

隔着门板的逼仄空间里,乔以笙撑在洗手池台面上,紧抿自己的唇。即便预先有心理准备,当下仍不免生出些紧张。

掐在她腰间的男人的手很大,腕骨结实而充满力量感。

手的主人从容不迫,如常平稳的嗓音不泄漏半丝端倪:“是我。”

“闯子?”郑洋意外,“你上厕所?”

“不然?”陆闯竟还和郑洋聊起来,“有女人吗?”

“……”乔以笙往后攥住陆闯的衣摆,想骂人。

郑洋笑了笑:“你小子。”

“那你看见嫂子没?”这次发问的是与郑洋随行的许哲。

陆闯压低身,胸膛紧密地贴合她的后背,落吻她雪白的后颈:“没。”

乔以笙浑身起鸡皮疙瘩。

-

郑洋第二十次尝试拨打乔以笙的电话时,看见陆闯回来了。

陈老三埋汰:“你躲哪儿偷懒去了?伴娘团一个个全等着。我他妈找不着你人,在我老婆跟前多没面儿?”

陆闯朝郑洋和许哲点了点下巴:“他俩没告诉你,我在厕所便秘?”

陈老三:“……”

郑洋的目光扫过陆闯褶皱的衣摆,电话恰好在此时接通,乔以笙的声音传过来:“阿洋,抱歉,手机静音了,刚看见你打给我。”

“你人呢?”

“买东西。”

“……”

五分钟后乔以笙进来宴厅,婚礼仪式刚刚开始。

伴郎团成员和伴娘团成员凑在一桌,乔以笙作为郑洋的家属也被附带在这儿。酒筵全程,坐在她斜对面的陆闯和几位伴娘相聊甚欢。

九点半散席时,郑洋察觉乔以笙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关心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高跟鞋穿太久,脚有点疼。”乔以笙不动声色瞥了瞥正在被陈老三安排送伴娘回家的罪魁祸首。

陆闯搞太狠了,她到现在两条腿还微微泛软。

许哲比郑洋更细心:“嫂子你的袜子换了?原来不是这个色吧?”

乔以笙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抬手将一丝头发别到耳后,一点不心虚地说:“嗯,弄脏了,临时问酒店女服务生要了件新的。”

她明明提醒过陆闯注意点,结果陆闯还是不小心。幸而穿在外面的裙子没有异样。

说罢乔以笙凑至郑洋耳畔,解释她生理期提前了,之前去买的东西就是卫生棉。

郑洋不疑有他,只是些许怪责:“那你又不忌口,刚刚还喝那么凉的酒。”

一如既往的,二十四孝好男友的形象。过去乔以笙便是如此受他蒙蔽。

眼尾余光瞄着许哲,她旁若无人地搂住郑洋的脖子:“我忘了嘛。”

郑洋微微一愣,因为乔以笙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与他有亲昵举止,也很少有这种近乎撒娇的语气。

见许哲神情有变,郑洋推开乔以笙:“回去吧,既然不舒服,赶紧回去休息。”

和陈老三道了别,乔以笙随郑洋和许哲离开酒店。

老样子,郑洋先送乔以笙回家。

乔以笙和郑洋没有同居,各自有住所,一般是像昨天那样,周末期间乔以笙才会去郑洋的公寓。

客观上的原因是他们的工作地点相距比较远,勉强住在一起对两人上下班都不方便。现在乔以笙知道了,真正的原因是郑洋想和许哲过二人世界——他们兄弟俩的公寓就在对门。

郑洋一贯体贴地送她到楼上为止,乔以笙在确认郑洋的车子驶离后,又下楼,到附近的药店买了避孕药。

洗完澡,乔以笙从脏衣篓里捡出陆闯的那件衬衣,点开微信里和陆闯的对话框。

她是昨晚到酒店的一个小时前刚和陆闯加上好友的。

消息记录里,加上好友后,她连个铺垫的寒暄也没有,第一句话就单刀直入:“约不约?”

陆闯在那五分钟后也只回复她一个酒店房间的号码。

于是有了昨晚,和今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