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虐爱:乔少的天价冷妻 连载中

蚀骨虐爱:乔少的天价冷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九烨 主角:苏梦烟乔振煊

小说蚀骨虐爱:乔少的天价冷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蚀骨虐爱:乔少的天价冷妻》小说介绍

蚀骨虐爱:乔少的天价冷妻》是最近热门的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主角是苏梦烟乔振煊,这是一本别具一格豪门总裁小说,是作者九烨的倾心之作,主要讲述了:一场阴谋,苏梦烟被强迫堕胎、被踢出乔家,小三更是伪造视频令她身败名裂!那个曾经与她夜夜温情的男人,却是伤她最深的人!她累了,开始专心搞事业,每次上新闻她都美得发光,惹得无数男人动了心。那个全城尊贵无比的男人却卑微的跪在她跟前:“老婆对不起,是我眼瞎,你跟我回去吧!”苏梦烟冷笑:“笑话,你当我是狗,呼......

《蚀骨虐爱:乔少的天价冷妻》小说试读

第5章

“是呢,男人真是薄情呢!据说谢心婕是乔振煊的前任,只不过因为要深造才去了国外留学。现在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小三自杀了还要抽人家正宫的血去给小三,啧,苏梦烟真是可怜啊!”

“抽了500C的血,真狠!”

......

苏梦烟的眼泪,慢慢地从眼眶滑落了下来。

她死死地倔强地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手却将她的衣服紧紧地揪住,几乎要将衣料给掐破了。

这时门开了,有人说话了,“小姐,抽血已完成了......你可以走了。”

苏梦烟慢慢地将目光转向了那个说话的人。

那个护士正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

苏梦烟吃力地坐了起来,可是身体虚得她又摔了回去。

护士连忙走过来扶住她,“苏小姐,您走不动的话......不如打电话通知你的家人,让你的家人带您回家吧?”

苏梦烟强忍眼泪,“帮我打电话......给杨洛洛。”

“好的。”护士应了声,也没有嫌弃她麻烦,接过她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杨洛洛,给她打了一通电话。

杨洛洛听说苏梦烟在医院要人接回去,马上答应过来。

“苏小姐,您要喝水吗?”护士看着双眼麻木、空洞的苏梦烟,不由得问道。

苏梦烟摇摇头,扫了一眼护士的胸牌,“谢谢你,陈小姐。”

护士怔了一下,马上露出了笑容,“不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苏梦烟摇摇头,再次向她道谢。

护士让她在这里等杨洛洛。

苏梦烟安静地躺在床上,陈姓护士还时不时探头看她,关心得不行。

苏梦烟鼻子一酸,这种时候,关心她的人,竟然会是一个陌生的护士!

十多分钟后,杨洛洛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她看到苏梦烟这副模样,不由得又心痛又愤怒,“乔振煊那**呢?他去哪里了?你怎么生病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苏梦烟看到闺蜜,眼泪哗啦一下,更是忍不住地涌了出来。

杨洛洛连忙抱着她,安慰着她。

“别哭,我带你回家......”

“不......先去你家吧!”苏梦烟哑声说。

杨洛洛应下了,将苏梦烟带回家去。

苏梦烟回到杨洛洛家,整个人又一阵晕眩,最后她只听到闺蜜的一声惊呼,就不省人事了。

“振煊,你怎么抽了苏小姐的血......她这么虚弱,怎么能抽血?”宁城最好的私人医院的VIP病房里,谢心婕弱弱地说道。

乔振煊在她输血后才来看她的。

而苏梦烟已被杨洛洛接走了。

“没事,只抽了200C的血。”乔振煊轻声地说,他骗了她,其实他让人抽了苏梦烟500C的血。

在他的眼里,谢心婕永远是善良的,她更是受害者。

她身体本来不好,上次被苏梦烟推下泳池后她一直感冒发烧,娇弱得跟风中残烛般,很需要人的呵护。

谢心婕喃喃地说:“可是......她刚刚流产......”

“她死不了。”乔振煊想起苏梦烟那张惨白的脸,不由得一阵烦躁,“你现在好些了吗?你怎么这么想不开?”

转移了话题,乔振煊才感觉到没那么烦躁。

“我......”谢心婕抿着唇,眼中含着泪花,模样楚楚可怜的,让男人看了都不由得生出怜悯之心。

乔振煊看着她,温柔地安抚她,“你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和你又没有什么私情。”

“可是......网上的那些人,骂得很难听。我......一时冲动,一时想不开就......”谢心婕垂下了那弯弯的翘翘的睫毛,抽着鼻子说道。

“虽然我是你的前任......可是你这么高洁、对苏小姐这么忠诚,我怎么忍心看你受到这样的指责?”谢心婕的声音弱如游丝,同情地看着乔振煊。

“你好好休息,别再去想那些小事,网上的事我都处理干净了,你不会再看到任何对你不利的言论的。”乔振煊信誓旦旦地说道。

他动用了自己的人脉、权利,只要网上说一句关于谢心婕的坏话,都被删除得一干二净。

“苏小姐那边......你就好好体谅她吧,她......刚刚流产,情绪不好......”谢心婕故意再次强调苏梦烟的流产,试图激化二人的矛盾。

一提到这里,乔振煊的脸色阴沉至极!

“这也是她自作自受!”他冷冷地回答。

“可是......她可能怀疑我和你的关系,**到她去做掉孩子......对不起,我就......不该回来的!”谢心婕内疚至极,小声地抽泣着。

“傻瓜,你别再胡思乱想了!”乔振煊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这不是你的错,是她的错。她将你和我妈推下游泳池,这些身账我会一笔笔地跟她算!”

谢心婕内心窃喜,其实乔母落水事件是她的人一手安排的。

她自然也没有被苏梦烟推下去,而是自己掉下去,因为有乔母的事在前,所以乔母和乔振煊都不相信苏梦烟的说辞。

乔振煊和那个女人的矛盾越深,对她就越好!

“抱歉,是我没有好好管住她。”乔振煊向谢心婕道歉。

“这怎么能怪你?也许......你和苏小姐有些误会,不如你回去和她好好谈谈......”

“心婕,你真善良!”乔振煊神色黯然,“可惜梦烟并不领你的情。”

“没事,我的事只是小事,以后......我不会再想不开了,我不希望再从她的身上抽血。”谢心婕轻声地说。

她是个聪明人,这种事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否则会引起乔振煊的反感的。

“嗯,等她情绪好一些,我再将她领过来给你道歉。”

“不用了不用了!”谢心婕连忙拒绝,“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何必又让她过来?她一见到我,情绪一定会失控,毕竟......我是人们口中的小三。”

乔振煊拧拧眉,冷声说道:“我们清者自清,不用在乎别人的说法。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谢心婕乖巧地点点头,她目送乔振煊的背影,唇边慢慢地绽开了一缕得意的笑容。

“振煊!你......”她又叫住他。

乔振煊回过头来,那张天神般雕刻的俊脸迷得谢心婕神魂颠倒。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男人柔声问道。

“你......你还爱我吗?”谢心婕轻声地问,眼底浮现着闪闪的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