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 连载中

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南锦锦 主角:顾棠薄厉宸

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全章节)-顾棠薄厉宸在线阅读

《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小说介绍

书名叫做《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的现代言情小说是难得一见的优质佳作,顾棠薄厉宸两位主人公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作者“南锦锦”创作的精彩剧情值得一看,简述:“薄总。”路过的医生惊诧的看着站在病房门口却不进去的人。薄厉宸透过开着的门,看到里面背对着…………

网友执手闯天涯推荐理由

从文笔、设定、情节、人物、立意各个角度来看,《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都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尤其是作者南锦锦的文字特别美,很动人,每一个字都好像是有感情的。

《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小说试读

第18章

屋外艳阳高照,病房内蜷缩病床的人儿不住的颤抖着,仿佛置身冰窖中。

保镖拦下进来为其例行检查的护士,所带物件里里外外检查后方可放行,免不了对方会有不满情绪,嘴里不满嘀咕:“今日我第三次进来,次次要检查,这里住的到底是病人还是犯人。”

随着脚步声,顾棠感觉被子被人掀开,量了体温,测了血压,手里塞进来一团类似纸条的东西。

浑身一震,下意识抓紧。

等没了动静,她方才撩开一点被子让光线透进来,借着这么一点微弱的光,成功看清楚纸条上的一行小字,熟悉的笔迹,来自她的好闺蜜乔苒。

——伯父无事,今晚就来接你。

顾棠捂住嘴巴,无声的落泪。

殊不知,病房外此刻便站着薄厉宸,冷眸微眯,抿着的薄唇,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保镖在面对如此骇人的雇主,哪怕是七尺男儿都忍不住脚底生寒,忙不迭解释:“那是护士,每日例行检查三次,做事一向稳重。”

“看好人。”薄厉宸打断,留下冷冰冰的三个字离开。

保镖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伸出手一抹,额头上满是冷汗。

父亲没事的消息给顾棠打了一剂强心针,晚上来接她的消息确让她坐立不安。

乔苒若来,必定会惹怒薄厉宸。

她一条烂命死不足惜,不能连累苒苒,必须要想法子离开医院,赶在苒苒进医院之前拦截下人。

几日不曾离开病床,原本白皙的脸色,更是瓷白的没有血色。

门口就被人拦下来,这在意料之中。

“我要出去走走。”

保镖可不敢冒险:“抱歉,薄先生的意思,你不可以离开。”

顾棠痴痴的笑着,声音很低,却令人心底涌上寒意。

“我是犯人吗?”

保镖急忙摇头,不敢去看这双绝望的眸子,仿佛他也会跟着悲伤起来。

她又笑了一声,显得有些呆滞:“那为什么关着我呢?我不过是想出去走走。”

保镖有些于心不忍,劝说:“别跟薄先生对着干,你就不会被关起来的。”

顾棠一怔,下一刻便哀求起来:“我只是出去一小会儿,两个小时,不,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也可以,我去看看我的父亲,求你。”

保镖不知所措,满脸为难:“不行的。”

任凭如何磨,保镖就是不肯让半步。

眼看天色暗淡下来,顾棠又从例行查房的护士手中拿到了纸条,上头写着:一小时后带你离开。

想让乔苒不要来,只不过一直打不通。

她的手机一直处于无网络状态。

来回踱步片刻。

顾棠咬牙,从窗户爬出去。

豁出去了,哪怕这里是五楼,失足坠落的死亡几率很高,她已经顾不得。

窗户外悬挂的身子瑟瑟发抖,手也有抓不牢的迹象,还是高估自己的身体素质。

往后看一眼,恐惧瞬间填满心扉,差点失足坠落。

费劲力气稳住身子,汗水滴入眼睛都顾不得擦拭。

下一刻,顾棠注意到旁边有一根粗麻绳,应该是绑过什么东西而留下的。

从上滑下来,手心**辣的疼,蹭破了一块皮,殷红的鲜血冒得很快。

顾不得许多,握紧拳头就往停车场跑去。

薄厉宸推门进来,面对空无一人的病房,眼底的阴霾格外骇人。

保镖双腿发软。

阮檬压下心底的喜悦,却故作担忧:“顾小姐又跑出去了吗?这也太任性,她的身体还没有痊愈,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呀。”

薄厉宸视线落在阮檬的脸上,有刹那的狠厉被她捕捉到。

慌忙抓住他的衣袖:“别生气,顾小姐肯定不是故意要走的。”

“檬檬,我陪你回病房休息。”

阮檬一喜。

对上他的黑眸又急忙换上担忧:“可是,顾小姐那边。”

“她不重要。”

顾棠躲在停车场的一个拐弯处。

这里是往来的人必经之路,不管乔苒从医院正门进来还是到停车场来,她这个位置也能一眼看到。

时间流逝的很快,转眼天黑,说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她的右手依旧在流血,只能用左手死死按住。

乔苒依旧没出现。

是忘记了时间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她终究忍不住,尝试着再给乔苒拨打电话。

这一次,居然打通了电话。

“苒苒,你去看过我爸爸是吗?他如何了?”

“棠棠?谢天谢地,终于能打通电话,顾伯父度过危险期,现在状态不错,顾伯母在身边照看,你不要担心。”

顾棠不断的点头,意识到乔苒无法看到,急忙回答:“真是太好了。”

乔苒听出她的声音带有浓浓的鼻音,忧心的问:“棠棠,你在哭吗?”

顾棠急忙吸了一下鼻子:“没呢,刚才被灰尘呛到,打了很多个喷嚏。”

乔苒自然不相信好友的话,忧心忡忡的叮嘱:“我们大家都担心,伯父的意思是让你好好照顾自己,旁的事情不用管,他......你也不用管。”

“苒苒,那是我爸。”

乔苒无能为力,只剩下忧心,说不出半句话来。

知道自己不能在外头久待,顾棠慌忙交代:“苒苒,我不能跟你走,所以你别过来。”

乔苒气不打一处来:“棠棠你放心,我已经决定明日就去看你,哪怕薄厉宸的人再怎么厉害,我都要闯进去的。”

明日?

顾棠心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她不语,乔苒以为她难受,又哄了一句:“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顾棠终于明白怪异感从何而来。

百分百可以确定,纸条不是乔苒送来的。

“苒苒,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要告诉你,不要来找我,跟白承传达这个消息,我挺好的。”

乔苒听得出她的语气不对,追问不了什么,着急的很热锅上的蚂蚁。

顾棠已经挂断电话,准备回病房。

转身,一道黑影笼罩在她的身上,一步步朝着她靠近,压迫感越来越强,这人嗤笑了一声,顾棠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白承,这么重要?”

网友千纸鹤带着心事点评:作者南锦锦功底可见非凡,看这本书薄总别虐了,夫人她已经死了,让我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昨天晚上发现的这本书,一晚上没睡,我将这本书看完,真的很精彩,希望作者多多努力,多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