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晚流年最倾城 连载中

墨晚流年最倾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叶星繁 主角:秦暮晚墨景修

墨晚流年最倾城秦慕晚_墨晚流年最倾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墨晚流年最倾城》小说介绍

由叶星繁倾心力著的小说《墨晚流年最倾城》,主要围绕秦暮晚墨景修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小说讲述了:“把亲生女儿当作敛财工具,实在可笑!”秦暮晚自嘲地呢喃了一句。话音刚落,’砰‘地一声,这间小卧铺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一道黑影,快速从外面闪了进来!秦暮晚吓了一跳,弹起身,刚想呵斥,“谁?”结果话没说完,来人便反手关上门,扑过来捂住她的嘴,甚至钻进她的被窝里。“别说话!”来人低声警告。...

《墨晚流年最倾城》小说试读

秦暮晚跟着父亲来到地下室。

秦雄将车子后备箱打开,一个小箱子赫然出现在眼前。

他拿出了一本很古朴的相册,递给秦暮晚。

“你妈留给你的这些东西,现在原封不动都交给你!”

说完,他又伸手进去箱子里,拿出其他的东西。

看到相册,秦暮晚顿时一阵心潮翻涌,喉咙仿佛被什么梗住。

她翻开相册,看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

满月的、一岁的、三岁的……

每一张,都是母亲精心拍摄的,弥足珍贵。

她翻找着,迫不及待,直到看到母亲跟她的合影。

母亲抱着她牙牙学语,搀扶着她一步一步的学走路,教她写自己的名字……每一张照片,母亲都展露笑颜,看上去快乐而美好。

只是可惜,与母亲的合影,也只有区区七八张。

她伸手慢慢抚上母亲的脸,脑海里所有有关的母亲的回忆,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纷至沓来。

眼眶不由发涩,似是再也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

泪,滴落在手边。

秦暮晚似恍然,收回手,擦了擦眼角的泪。

一旁的秦雄,深情冷漠,急不可待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张银行卡,我看过了,不是国内的。里面有没有钱,我不清楚。”

秦暮晚看了看,的确是没见过的银行卡,上面全是英文。

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用一张外国的银行卡。

“我妈没留下银行卡密码吗?”她看向秦雄问道。

秦雄拧了拧眉头,回道:“没有,什么都没说。”

最后,秦雄又从小箱子里摸出一块啤酒盖般大小的玉佩,颜色泛黄,仔细一看,上面的缝隙里,还沾着一些污迹。

这玉佩看上去并不值钱。

“就这三样了。”秦雄说着,旋即又把目光落在那张银行卡上,眸光中里闪着贪婪。

“银行卡,你应该知道密码的吧?”

他声音里的质疑味道,让秦暮晚觉得非常的刺耳。

秦暮晚摇了摇头,回道:“不知道,我根本就没见过我妈用过这样的银行卡!”

秦雄眼神冷了几分,眉宇重重拧起。

妻子苏若颜临死之际,一直强调要把银行卡交给女儿,怎么可能不留下密码呢?

这辈子,她过的节俭,肯定留了不少钱。

如果能拿到这笔钱,对他眼下的债务,至少可以缓解一二。

“你可别想骗我,这是你妈留给你的遗物,肯定是希望你拿到里面的钱,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秦雄眼睛微眯,试探道:“你放心,只要你告诉我密码,我会把里面的钱,分一半给你!”

听到这样的话,秦暮晚顿时怒从心起,狠狠地瞪向秦雄,“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问多少遍还是一样!”

连母亲的遗物也不放过!

有这样的父亲,还真是她的悲哀!

“呵,你当真是无可救药!在你的眼中,难道就只有钱吗?”

秦暮晚轻笑一声,冷冷地看着秦雄。

见状,秦雄仔细地盯着秦暮晚的反应,似是确定了她没有撒谎,这才软下了态度。

语气也柔和些许,“既然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那你肯定能想起来。等你记起来的时候,我再把银行卡给你,现在我就先帮你保管。”

话落,秦雄一个伸手,直接从秦暮晚的手里抢过银行卡。

“凭什么!这是我母亲的遗物!”秦暮晚被激怒了。

看来,他这么着急交出遗物,就是急着想确定,这银行卡的密码。

至始至终,他都是一头冷血动物,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温情可言。

真是**至极!

当初她的母亲真是瞎了眼,才会选择这样的男人!

秦暮晚愤恨地瞪着秦雄,手里紧紧抓着相册和玉佩,冷嗤道:“想必,这枚玉佩,你也拿去鉴定了吧?肯定不值钱吧?”

秦雄脸色微变,没有吭声,显然是默认了。

秦暮晚锐利的眼眸,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心头如针扎般刺痛。

“哈哈哈,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当我的父亲!”

冰冷的声音里蕴着一丝心酸。

秦雄那张老脸青红不定,瞪了眼秦暮晚后,不再理会,径直上车,头也不回离开了。

车子的引擎声消失后,秦暮晚最终忍不住,抱着相册缓缓蹲下,痛哭起来。

哭了一阵,秦暮晚缓过神,收拾好情绪,回到酒店房间。

一进门,她便发现沙发上的外套消失了,床上空无一人。

那个男人走了。

秦暮晚的嘴角不由自嘲一笑。

还说会对自己负责呢!

结果呢,还不是走得不留痕迹,什么都没留下。

呵,自己差点就信以为真了!

想着,秦暮晚的心里又涌出几分苦涩。

她猛地摇摇头,心道:罢了,就当是自己愿意的吧!

这般想着,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朝卧室走去。

躺上后,沉沉入睡。

……

凌晨,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墨景修还在忙碌着,刚回来接手庞大的墨氏集团,很多业务都需要他一一过目。

顾言敲门进来汇报,“总裁,调查出来了,这是秦若仪的资料!”

说着,顾言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墨景修。

墨景修修长的手接过文件,翻看起来。

顾言站在一旁,继续说着,“秦若仪小姐,二十二岁,江南大学刚毕业,学的是艺术表演类。父亲是秦雄,母亲是杨新月,目前待业在家。”

“秦雄?”

墨景修眉宇蹙了蹙,微微诧异。

顾言点点头,“是的,她与秦暮晚小姐正是姐妹关系,是秦暮晚小姐的继妹。”

墨景修凝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竟会如此巧合!

如此一来,他倒是可以取消跟秦暮晚的婚约了。

反正爷爷的要求,是跟秦家联姻。

虽然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看重这样一个小小的秦家,但想来只要是秦家的女儿,也就行了吧。

拿定主意,墨景修吩咐顾言,“记得提醒我,明日早起,我有事要跟爷爷谈。”

顾言恭敬颔首,“好的,总裁。”

顾言离开后,墨景修看着资料上秦若仪的照片,不由回味起两次跟“她”的缠绵。

他嘴角微勾,眼里有些意犹未尽。

能与这样的女人结婚,倒也不失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