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咪是秦薇浅 连载中

你妈咪是秦薇浅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水清清 主角:秦薇浅封九辞

秦薇浅封九辞全文免费阅读_秦薇浅封九辞全文免费阅读

《你妈咪是秦薇浅》小说介绍

你妈咪是秦薇浅》是最近热门的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主角是秦薇浅封九辞,《你妈咪是秦薇浅》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秦薇浅封九辞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封九辞发现,她整个身子都很烫,这是烧了多久才变成这个样子?封九辞越想越恼火,准备抱着秦薇浅去医院,谁知秦薇浅忽然睁开眼,看到他的时候脸色都变了,用尽全力挣脱开他。...

《你妈咪是秦薇浅》小说试读

秦婉儿在帝业集团外求了半天也见不到封九辞本人,就在她绝望之际,酒店前台的电话让她陷入恐惧中。

秦婉儿开车前往圣德酒店。

门**打破房间内的平静,正美滋滋叠着小衣服的秦豆豆好奇的冲着卫生间叫:“妈咪,有人按门铃。”

秦薇浅没听清,秦豆豆就自己跑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他傻眼了,这不是白天婚礼上那个坏女人吗!

秦豆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猛地想把门关上,秦婉儿迅速将门挡住强势推门而入,还很粗鲁的将地上小小一团的小奶娃提起来。

“妈咪,救我。”秦豆豆被抓疼了,挥舞着双手挣扎。

从卫生间出来的秦薇浅看到这一幕,迅速冲上来:“放开豆豆!”

“豆豆?怪可爱的名字,可惜,出错了娘胎。”秦婉儿冷冽一笑,掐住秦豆豆的脖子,目光随即变得狠厉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他!”秦薇浅停下脚步,厉声命令。

秦婉儿提着秦豆豆走进屋子,坐在椅子上,掐着他的手一直没移开,“听说你在查五年前的事?”

“这跟你没关系。”秦薇浅冷着脸。

秦婉儿手心抓紧,腿上的小奶娃痛得惨叫,她轻笑:“滚出云城,今天的事我不再追究。”

“我们的事跟孩子没有关系,你先松手。”秦薇浅见豆豆哭得眼睛都肿了,眉头皱的紧紧的。

秦婉儿低头盯着怀中的小孩:“跟他没关系?要不是这个贱种,我或许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你什么意思?”秦薇浅疑惑。

秦婉儿冷艳一笑,嫉妒的眼中燃烧着疯狂的火焰,但被她藏得很深:“你走不走?”

“我不走,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五年前你们母女两害我害得还不够?”秦薇浅真的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

她找孩子父亲怎么了?

秦婉儿凭什么拦着她?

秦婉儿也不想跟秦薇浅废话,“很好,你不走,那孩子也别想带回去。”

她抱着秦豆豆往外走,把豆豆吓坏了,红着眼眶大喊“妈咪救我”,秦薇浅想冲上去抢孩子,却被秦婉儿的助理拦住。

“你们要干什么,放了我儿子!”秦薇浅着急的说。

秦婉儿很嫌弃的看了怀中小奶娃一眼,警告她:“你不走,我就让他永远消失!”

“你疯了!”秦薇浅怒斥。

“你大可试试!”秦婉儿勾了勾唇,转身离开。

豆豆见妈咪被一个男人拦住,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跑过去找秦薇浅,却被秦婉儿死死的拽着,他生气的说手:“坏女人,放开我,我要我妈咪。”

“小朋友,不乖的人是要被扔进小黑屋的。”秦婉儿脸上透着几分恶毒。

豆豆挣扎的更厉害了,脖子都被勒出了红痕。

秦薇浅根本靠近不了豆豆,怕挣扎的豆豆被秦婉儿弄伤,红着眼睛说:“豆豆乖,先跟她回去,过几天妈咪再来接你。”

“我不,我就要和妈咪在一起。”豆豆叫得声音都哑了。

“想和你妈咪在一起就跟她一块离开云城。”秦婉儿说完后对助理命令:“看着秦薇浅,不准让她踏出房门一步,她愿意离开云城再通知我。”

不耐烦的提着秦豆豆离开酒店,随手扔进后座里。

秦家。

胡美凤正因订婚的事情愁的的茶饭不思,打了半天电话也联系不上秦婉儿,看到她的车子回来了,急忙跑了出来。

“女儿,你可急死妈了,好好的婚事怎么搞成这样,封九辞那边解释清楚了吗?”胡美凤话刚说完就被旁边的小孩吓了一跳:“哎呀,这小孩哪来的?”

秦婉儿厌恶的将秦豆豆扔到沙发上,说:“秦薇浅生出的野种。”

豆豆小脸气鼓鼓的:“你才是!”

秦婉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嘲讽:“你妈咪以前在夜店坐台陪男人睡觉,你就是她那个时候怀上的野种,还有脸在我的订婚典礼上闹,你妈贱,你也贱。”

豆豆小小的身子僵住了,他从来没听过这么恶毒的话,心被刀子狠狠的滚了几下,很难过,可小小的他还是坚强的擦掉眼角的泪说:“我不是野种,我有爹地的。”

“哼。”秦婉儿冷哼一声:“妈,把他关楼上,哪也不准他去。”

胡美凤把豆豆关起来后下楼问秦婉儿:“那小孩真的是秦薇浅生的?”

“除了她还有谁!这个小**居然怀了九辞的孩子,还养了这么大,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留着她。”秦婉儿攥紧手心。

胡美凤如雷轰顶,颓然欲倒:“你说什么?那是……封家的孩子?”

“对。”秦婉儿嫉妒的发狂。

她用六年的时间编织一个骗局,好不容易碰上封老夫人逼婚,封九辞不得已才和她订婚,实际上,这几年里封九辞根本没有碰过她!

如果让封九辞知道秦薇浅才是当年那个女孩,还怀了他的孩子,秦婉儿如今的地位就保不住了!

决不能让封九辞知道孩子的存在!

秦婉儿目光狠毒,正准备商量如何处置秦豆豆,秦家的守卫却慌慌张张跑进来:“不好了大小姐,齐子衡过来了。”

秦婉儿正烦着,听到齐子衡的名字头都大了。

六年前,齐子衡还是秦薇浅的男朋友,秦婉儿怕他破了秦薇浅的身,卖不出好价钱,就以秦薇浅的名义狠狠羞辱了齐子衡并顺手将礼金卡掰断!

谁知齐子衡扭头就从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变成赫赫有名的齐氏企业继承人,这几年动不动就跑来秦家要人。

秦婉儿都怕他了!

“他来干什么?把门锁住,不准他进……”

话没说完,一名英气无比的男人闯了进来,直奔秦家客厅:“锁什么?浅浅在哪?”

秦婉儿迅速将人拦下,冷脸说:“秦薇浅不在我这里,这是我家,请你出去。”

齐子衡目光锐利的看着秦婉儿:“她去过你的订婚宴,人肯定在这里,你最好乖乖把人交出来!”

秦婉儿攥紧手心,聪明如她,又怎会看不出齐子衡是在威胁她?

当年的羞辱随着时间的增长让齐子衡对秦家恨之入骨,今天不把秦薇浅交出去很难脱身。

秦婉儿有了想法:“秦薇浅的确不在这,但,她的儿子在。”

“她有孩子了?”齐子衡震惊。

秦婉儿故作苦恼:“是啊,当年她嫌你穷,执意要做黄总的女人,但黄总已经结婚,秦薇浅只能躲起来做小三,你要恨就恨秦薇浅,跟我没半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