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沉浮 连载中

都市沉浮

分类:官场职场 作者:易克1 主角:乔梁叶心仪

乔梁叶心仪全文免费阅读_都市沉浮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沉浮》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都市沉浮》是易克1最新写的一本官场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乔梁叶心仪,书中主要讲述了:随着靠山的突然倒台,仕途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设置的圈套……...

《都市沉浮》小说试读

一周后,乔梁回江州到兽医站去买猪瘟疫苗,到兽医站一问,疫苗没了,明天才到,决定先回家住一晚,明天再来。

此时是下午4点半,乔梁进了小区走到楼下,下意识抬头看了下三楼自家的窗户。

这一看,略微一愣,卧室窗帘紧闭。

这个时间窗帘拉这么紧干嘛?章梅在家的时候,白天通常是不拉窗帘的,难道章梅没上班在家睡觉的?还是……

乔梁心里突然涌出不好的感觉,快步上楼走到家门前,掏出钥匙轻轻打开门。

家里很静,卧室的门关着,乔梁悄悄走到卧室门口侧耳倾听。

里面没有动静。

乔梁握住门把手,无声推开卧室门。

没人,床上收拾地很干净。

乔梁松了口气,看来是章梅午睡时拉的窗帘,走时忘记拉开,自己刚才想多了。

乔梁嗅嗅鼻子刚要出去,突然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心一紧,尼玛,这是男人才会有的那种味道,自己不在家,卧室里怎么会有这味道?

乔梁皱皱眉头,弯腰仔细看着床单,自己离家前不是这个床单,换过了。

乔梁突然发现床单上有一根弯弯的卷毛。

乔梁心里一震,伸手捏起卷毛,放在眼前反复看着,这是章梅的呢?还是……

越看心里的疑团越大,章梅那地方的卷毛自己摸过也看过,比较细软,而这根稍显粗硬。

显然,这卷毛不是章梅的。

既然不是章梅的,那会是谁的?

乔梁的心一阵狂跳,从包里掏出笔记本,把卷毛小心翼翼夹在里面。

然后乔梁去卫生间解手,一低头,看到纸篓里有几团皱巴巴的卫生纸。

乔梁盯住纸篓看了半天,低头闻了闻,心猛地一缩,又是那气味,仔细看看卫生纸上的遗留物,心再次狂跳起来。

乔梁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门口打开鞋柜,一看自己的拖鞋,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的拖鞋平时都是习惯头往里放,而现在是头向外。

乔梁瞬时明白,毫无疑问,章梅带男人回家了,而且这男人穿了自己的拖鞋,而且这男人在卧室和章梅干了那种事,毫无疑问,那根卷毛应该是奸夫的。

想起章梅平时对自己的不冷不热,还有和自己做那事的冷淡,乔梁怒火喷涌,

这臭**给自己戴了绿帽,红杏出墙了!

奸夫是谁?什么样的男人会如此大胆在自己家里和章梅做那种事?

气疯了的乔梁此时无法知晓。

显然,这对奸夫**行完苟且之事不久,甚至刚离开,章梅忘记拉开窗帘了。

乔梁坐在客厅沙发上抽了半天烟,逐渐冷静下来,想了一会,去卧室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

刚要出卧室,又看着床头上挂的大幅结婚照。

看着照片上幸福洋溢的自己,看着美若天仙的章梅,想到那对狗男女在结婚照下鬼混的情景,乔梁心里涌起巨大的酸楚和耻辱,一跺脚愤然离去。

这个家,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了。

乔梁在外面找了家经济酒店住下,躺在床上一个劲抽烟,琢磨着下午的发现,显然,章梅能把奸夫带回家,一定不是第一次,甚至很久了,只是不知是和自己婚后出的轨,还是婚前。

想到婚前,乔梁心里涌出无比的愤怒和羞辱。

不觉天色渐晚,手机响了,章梅打来的。

“你回家了?”

“嗯。”乔梁不想多说,现在一听到章梅的声音就想吐。

“什么时候回家的?”章梅的声音里有一丝紧张。

“下午4点半左右。”乔梁淡淡道。

“哦……”章梅似乎松了口气,又似乎有些后怕,接着道,“你回家的时候我刚离开,中午睡过了头,走的时候窗帘忘记拉开了。”

乔梁心里阵阵冷笑,欲盖弥彰,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夫妻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鸟意思?

“我回家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接着就走了。”

“去哪了?”

“生活基地。”

“哦……”

“还有事吗?”

“没,没事了。”

乔梁随即挂了电话,觉得和章梅实在没什么好说的,虽然内心充满耻辱愤怒,却也不想此时就揭穿章梅。

乔梁感觉很疲惫,倒头就睡,再次醒来11点多了,肚子咕咕叫。

乔梁去了酒店楼下的夜市排档,要了2个菜和一瓶二锅头,独自喝起来。

借酒浇愁愁更愁,越喝心情越糟糕。

不知不觉一瓶二锅头下了肚,乔梁昏沉沉结账离开,不想回酒店,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往前走。

此时已是午夜,马路上车辆行人稀少,看着城市寂寥的万家灯火,乔梁直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不觉溜达到了报社门前,乔梁看看办公大楼,此时大楼的灯大多熄了,只有值夜班的几个窗口还亮着灯。

乔梁下意识往里走,门卫认识乔梁,没有问。

乔梁进了办公楼,直接进电梯上楼,走到自己昔日的办公室门前,门关着,灯黑着,自己的钥匙已经上交,进不去了。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容颜改啊。

乔梁叹了口气,转头看到旁边一间办公室亮着灯,门口挂着副总编辑的牌子。

整个楼道只有这一间亮着灯。

报社领导在这层楼办公,副总编轮流值夜班,每人一个月,值班副总编晚上要等接收完新华社的稿子,签付印完毕才能下班。

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1点了,一般新华社的稿子12点左右就传完了,签付印也会在12点半前,怎么这会值班副总编还没下班?

乔梁看看房间的位置,突然明白,这是叶心仪的办公室,她在值夜班。

这么晚了,这娘们不回家在干嘛?难道太晚了不方便,要在办公室住下?

乔梁缓缓走过去,门虚掩着没关死。

还没来得及往里看,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压抑的声音,这声音时而急促时而舒缓,时而婉转时而激荡。

乔梁心里一动,靠,叶心仪和男人在办公室办事的,一定是觉得现在很晚了,没人会来,胆子大了,连门都没关死。

叶心仪在和谁办事?文远?

乔梁悄悄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一看,尼玛,哪里有男人,只有叶心仪自己,她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裙子下摆撩起,两条**的大腿微翘分开,一只手正在……

因为方向不对,乔梁看不到叶心仪两腿间的关键部位,只看到那只手在不停动着。

看着叶心仪脸上迷离紧张的神情,听着叶心仪急促的喘息,乔梁浑身冒火,酒意之下,身体内部的冲动很强烈。

办了她!办了她!!